罗振宇2018“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全文——未删减

引子:罗振宇,罗胖,最早从喜马拉雅APP的罗辑思维中认识了他,从那些音频节目中能接触到对历史事件、时事不同视角的深度剖析,有空的时候听听,比阅读那些心灵鸡汤有趣的多。看到他的跨年演讲的文字稿,有点长,4万多字,随意地浏览一点,也可,对2018发生的,以及2019将要发生的,了解更多,解读也很独到。

生死一搏,只为自由呼吸

  引子:陈静瑜院长的微博里几次提到了《人世间》的拍摄,于是在网上搜到视频,浏览。

  影片介绍陈静瑜院长肺移植的是《人世间》第二季的第三集《呼吸:生死一搏,只为自由呼吸》。

生命如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像一盏灯,不是由于它的灿烂,像一种可以施展的张力,无限地舒展,投射到自己可以触及的任何角落。也不是由于它的温暖,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冬日里壁炉前的安详,其实更确切地说,仅有的这种温暖感受也正在一点点渗漏,却常常让自己找不到泄漏的缺口。

熬,怎样的一种行走——读池莉《熬至滴水成珠》


  一直想有机会再能够读读池莉的书,一直觉得那是一个喜欢寂静而知性的女子,零星所读的文字中始终传来犹如钢琴清脆的声响,透明并裹挟着穿透力。
  在书中,池莉说:“有一种春,是无法守候的,这就是人生的春。”“我总在守候,总想着我人生的春季能够到来。春竟然是那样的一种大方,清亮,顺畅,和煦和健康。

这一切,谁又在意,谁又会在意!

  再次阅读网站中的那篇《爱的痛了,痛得哭了》的文字,细细地让那一幕在眼前重演,那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流泪,哭泣,询问,再流泪,再哭泣……一对母女泪眼相对。
  如果不是作者那天的那个经历,如果不是作者的表达,如果不是教育在线,我们如何知道世界的那个角落里有如此让人心痛的两个人。

给2019的一封信


  引子:接到单位同事的电话,要求填写2018年的年度考核表,打开表格,久坐,话不知从何说起。
  看着各种圈,各种群,各种头条,辞旧迎新的祝福和感怀,我知道,旧的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来到了。

转瞬之间

  引子:数年前,一次偶然的机遇,写下的一段文字,现在读来,仍深有感触。

  转瞬之间,它太短暂,短暂地我们已经很少愿意去在意它们,只是用“时光”这个宽泛的名字来称呼它,让它成为一种可长可短的东西,是千百年还是眨眼之间,只有我们去注意它,它好像才会变得有意义。

闯关“打怪兽”

  12月7日陈静瑜院长在微博中报道了一例成功的二次双肺移植手术,称这是移植的又一个奇迹。一个叫吴玥的姑娘,又一个善于用笔留下生命记录的病友,2013年第一次移植,五年来每年给供者——一位“放牛小弟”写信。2018年10月30日在出现排异后,经历百般折磨的吴玥接受了第二次肺移植。

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经常对孩子大吼大叫,会发生什么?你可知道?

  若是你问一个妈妈,孩子在什么时候最省心?她肯定会说在月子里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宝宝吃了睡,睡了吃,根本无需过多操心。可随着孩子的渐渐长大,我们的耐心也越来越有限,常常陷入忍不住对孩子大吼大叫,却有懊悔无比的怪圈。
  因为孩子长大了,事事都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了,所以我们常常对孩子发脾气。可事后,我们又常常懊悔,毕竟孩子是个独立的人啊,他也有自己的思想,为什么当时我非得他按照我预想的来呢?

所谓教养就是细节


  1. 别人给你倒水时,不要干看着,要用手扶扶,以示礼貌。
  2. 别人对你说话,你起码要能接话,不能人家说了上句,你没了下句,或者一味地说着啊啊啊、是是是。
  3. 有人盯着你看的时候不要直视对方,假装没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