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床

  我又住了院。
  这一次住院是我主动要求的,临近暑假的到来,想到的就是住院治疗,真有点担心不能够胜任下学期的工作。
  于是,我住进了两人间的病房。于是,我成了”36床”。
  于是,每天要听护士喊:”36床,挂水。”也就认识了打起针来与她走路一般风风火火的彭护士,一再劝我耐心的夏医生,三个一脸学生气的实习小护士,以及每天只能以黄瓜、西红柿当水果的患糖尿病的病友”王主任”(15病区是呼吸科与糖尿病合诊病区)。
  每天,天蒙蒙亮,第一个推开病房的是到病房拖地的清洁工,过不了一会,一位捧了高高一叠报纸的老人,赶着时间问:”看报纸吗?金陵?扬子?还是晨报?”瘦弱的身材配着一大叠报纸,让人觉得不买她一份报纸实在是缺乏同情心。
  随后,安静的病区开始热闹起来,病人开始起来洗漱,家住不远的家人送来了早饭,早来的管床医生来到病房了解病人的病情。8点钟刚过,呼啦啦全病区的医生一批,全病区的护士一批,每间病房巡视一遍。随后,护士整理床铺,一旦骨碌碌的手推车响起,开始:上床,挂水!
  之后,至少有三个小时的安静时间,开始清晰地听到走廊里的电子响铃此起彼伏,呼唤护士换药水。
  我的治疗时间一直要持续到下午,要命的是药水要在24小时中分四次来输。还不错,有了一种不必每天更换的留置针,省掉了在手背上扎满针眼的恐怖与痛苦,只是深夜三点值班护士给熟睡的我挂水,自己竟然好几次迷迷糊糊中睡过了头。
  下午除了挂水的半个小时,大部分时间属于自己的,可以安心地享受,做一些早就想做的事情,看看大片,玩一玩 “帝国时代”游戏,在音乐中把自己收集的图片归类,总之,是一些不需要”动脑子”的事情。
  玩好了,也歇够了,于是趴在36床上,轻轻地敲起键盘。

2007年7月17日星期二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