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才能不觉得可笑

  昨日,下班召开全体教师的会议。下班五点,在开教师会,要到什么时候下班?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今年职称评定的教师诉职,7位教师,每个人约定3分钟。然后是老校长的师德报告。
  老校长一直是我很尊敬的一位长者,她不仅在教学上,尤其是数学教学上有很深的研究,而且每一个与她工作过的同事,无不被她的敬业精神所感动。自从她退休以后,身体消瘦了许多,不过人还是那样亲切,那样真诚,我知道她的身体不好,在这学期跟着他们听课的时候,上楼下楼,也总是轻轻搀扶着她的手臂,听着她对教学的意见与自己的见解,充满着期待与诚恳。
  在报告中,以其说我在聆听她的报告,不如说我在感受她的心灵的召唤。是的,现在人对工作的意识已经发生了变化,已经开始把工作与自己的生活划分得很清楚,那种”八小时之外是我的”的思想如何能够接受对教育的全身心地奉献。
  台下不少教师开始”开小会”,已经明显对老校长的报告,表达了一种漠然,无动于衷。
  开始觉得这是一场”悲壮”的相对。
  一边是曾经是我们的父辈所依赖的,作为精神支柱的”忘我”。一边是很讲究现实的”现在”,把”我”与”非我”越来越清晰的大众。
  一边是是无奈与不理解。一边是不理解与可笑。
  如果到了把”奉献”也作为可笑的程度,是不是人的追求已经降落在精神的最底线,把这样的”人”从底线上拉起,需要多大的精神力量?!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阅读::105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