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一只小老鼠

  
  

2008年1月6日星期日

  本学期我的一项工作一直没有着落,需要我围绕针对我区教育教学的重大问题,针对我区教育教学的发展方向,为教育行政领导提供决策服务,确立一项课题。
  一直在拖延这项工作,因为我不知道如此重大的课题的核心思想是什么?我们的领导他的意图是什么?自己在这里闭门造车,说不定就是一次无功之劳作。
  一种感觉,自己如鼠一般已经陷入黑暗的囚笼之中,既找不到任何光亮的地方,也找不到自己可以探索的方向。甚至不知道自己需要找的是什么?
  我们基于怎样的条件,提出怎样的研究假设呢?一方面,这是一个社会的转型期,社会的大环境在变化,信息技术,市场经济,贫富差距的加大,法制意识的渗入,更重要的是随着我区区域划分种种不确定性,教师在调整,领导在调整,给教育研究的实施带来的阻力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在教育教学研究中存在着这样的习惯,独特性,自己提出的课题一定要是独特的,有自圆其说的一套观念,有”富有个性特色”的操作模式,不由得在思考,我们的研究为了什么,寻找到适合自己的教育环境的教育样式,还是就自己的一个教育主张提出自己的研究设想。前者应该不具有普遍推广的意义,但是他符合了教育个体发展的实现要求。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