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班化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

2008年2月19日星期二

  2月18日,开学的第一天,教研室安排对扬子二小进行开学工作视导,随之同行。
  扬子二小,南京市首批小班化的实验学校,学校的领导班子年轻有活力,立足学校自身建设,视野开阔,省级课题生命化课堂的研究展现了他们对小班化教育的独特视角。
  通知是7:40到学校,因为骑车,提早了20分钟,春节后乍暖还寒的晨风中,帅气的葛校长已经微笑着站在校门口迎接每一位到校的师生。
  上午听了两节课,都是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一节是培养孩子勤查字典的习惯,一节是培养孩子认真预习的习惯。看到教室里活泼可爱的孩子,布置得五彩缤纷的墙壁,精美的图片、整洁的作业、丰富的知识窗,那么地吸引人,尤其是三(1)班的窗台上,一溜排放了好几盆翠绿而精致的花草,不由心中快乐起来,一个小心地把纤弱的生命搬进教室的老师,心中怎能不满怀细心的关爱,不由得拿起手机拍了几张。
  两节课的立意不同,第一节课感觉有点简单地就事论事,老师引导学生看看图,弄清图上画了什么,他们做了什么,态度怎么样,我们要向他们学习什么。最后出示了”拜、墓、端、团”四个字,让孩子自己选择方法查字典。第二节课,在围绕弄清图意的情况下,结合着第一课的预习以展示孩子的主动预习本的方式,做了学生学习活动的评讲。
  两节课下来,在思考一个问题,作为孩子学习习惯的教学,不管是看图还是联系孩子的学习活动,应该让孩子经历相应的学习活动,体会由此带来的成功、有效,重要的是产生持续学习行为的动机。想想也是,某个方法好,让孩子们有收获,这样才有维系习惯的动力。第一节课把查字典与自然的学习活动割裂开来,简单地查几个字,孩子们对”勤查字典”会缺少真切的体会。第二节课能够借助第一课的预习,展示孩子们主动预习的作业本,由此让孩子们了解预习方法的教学思路是有益的,只是,在展示的时候,对学生具体的预习活动觉得缺少针对性及导向性指导。
  还是说说小班教学的问题,手中没有小班化教学的专著,上网查阅了一些关于小班化教育的文章,不论是毛放,还是王观凤,大多是点点星星,没能找到系统的文字阅读。对于小班化教学的认识感觉还停留在原来在学校所了解的感性层次上。
  我们谈小班化教学,其实是与”大班”相对应的,而且谈到的小班教学结构、教学方式,也是建立在与”大班教学”的对比上来谈的,由此我们不得不反问我们自己,由于班级人数的减少,这样一来在教育教学活动中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变化?教学目标、教学的方式、教学结构、教师教学的行为、学生课堂生活的方式、课堂组织的方式发生了改变了么?如果改变,改变的是什么?
  小班的教育教学,或者是小班化的教育教学都是建立在班级学生人数变化的基础上的,由此带来的是师生对话空间的加大,师生个性空间的加大,没有什么玄妙的东西,小组活动并不是小班独有,也并不能因为交互时空的增加剥夺孩子独立学习的机会,落得没有”小组活动”不成宴的结局。要不要总结出小班化教学的教学结构呢,小班化的教学方式呢,个人认为不必,难免牵强总结出的流程与方法,一则束缚住老师们博取众长的手脚,二则封闭了小班的教育教学研究的视野,会让我们忽略了教师教学个性的发挥以及对多种教学方法的学习、借鉴。
  小班为我们凸显了什么呢?
  个性化,学生人数的减少,使得课堂内外教师对每一个学生有针对性的关注成为可能,因此教学目标、教学活动的安排是否能够具体到学生个体,作业布置、批改是否能够具体到某个学生,是否能够发挥好教师的教学个性对个别学生产生影响。人数的减少使得我们能够更细致地了解学生,因材施教的落实不再是难题。由此以来,一方面,课堂教学目标的具体到学生的设计、教学预设中个别学生活动的安排、分层作业的具体要求、个性化的作业批改都应该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学校的个性化,班级的个性化,学生在班级中个性化展示的平台建设,都会成为我们可以作为的工作。
  多交互,学生人数的减少,师生交互的频率必然增多,师、生、课程之间的充分对话成为可能,小组活动不是小班独有,也不是教学方式的唯一,为老师的课中巡视、课堂个性评价、学生小组合作活动、学生个体实践操作制定相应的要求,是不是我们对小班化教学的回应呢?如果继续思考,诸如生命体验、实践探究等有特色的交互性系列活动,是不是可以成为学校教育教学的品牌活动呢?
  相比大班,小班的孩子拥有教师的更多关注,更多的课堂交往,但是,我们是不是也该注意到小班的孩子少了更多个性孩子交流的机会,少了更浓烈的课堂学习氛围呢?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