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帕人生——选择一种奔跑的方式

    

——读梁晓声《你在今天还是昨天》

  人的一生,注定是追逐的一生,在晨出夜归中忙碌于衣食温饱,在声色犬马中追逐荣华富贵,在浮躁盲目中寻找淡然如水,因为我们不能把一切据为己有,因为人的感觉那样地稍纵即逝,所以要追逐,因为追逐我们一生便在一路奔跑,直到有一天走不动了,一切归于自然。
  从我从教的第一届学生一个爱读书的大孩子那里,借到梁晓声的《你在今天还是昨天——我的人生笔记》,因为期待下一本池莉的书,恰好正值清明放假,便在这繁花似锦的春天里,在这充满怀旧,飘荡着对故人思念的空气里,静静地感受梁晓声的”手帕人生”。
  上网搜索了一下,梁晓声:原名梁绍生。当代著名作家。祖籍山东荣城,出生于哈尔滨市,现居北京,任教于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曾任北京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及中国电影进口审查委员会委员。
  在简介的最后一句这样说:他创作的作品为我国文学业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做了”很大的贡献”的人,是如何伟大的灵魂。走进文字,走近梁晓声。
  人是过去的堆积。梁晓声感言,若不是自己爱讲故事的母亲,若不是孩童时代的那一位语文教师的那一句”我不许你转学”,他绝不会是现在的样子。我们不能用”感动”与”怜惜”这样的字眼来感应梁晓声小时候穷困的日子,浮现那一身洗不干净的衣服,那一双”用砖头蹭也未必能蹭干净”的手,以及选择经常逃学以求回家照顾弟弟妹妹的日子,生活就是这样,我们的整个身心无处不映照了过去的投影。
  岁月赋予他文学的滋养,岁月赋予他对生活敏感而智慧的灵魂,岁月赋予他可以追逐更多姹紫嫣红的理由。可是当我们在自然而流畅的文字里读到《只想当”小知识分子”》”在目前这一个年代,倘能一边写着自己想写的小说,一边在自己生活着的小小社会平面上,充当一个老好人儿,与世无争,于世无害,与人无争,于人为善,乃是多大的造化,不亦悦乎?”抑或是梁晓声的母亲,抑或是儿童电影制片厂宿舍楼的管理员”赵大爷””朱师傅”何曾不是这样的人,即使在他给妹妹的一封信中同样告诉妹妹自己在《过小百姓的生活》,告诉我们他活在自己的”手帕人生”里。
  心有多高,路就有多远。我们生活在衣食无忧的时代,社会的发展,资源的匮乏,失业率的增高,生存的压力促使你好像不能够与世无争,不能够与人无争,不能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能够安然地活在小小的社会平面上,我们常常被人潮裹挟着奔跑,即使跌倒也要迅速地爬起,匆匆拭去尘土,再次启程。
  生活没有世外桃源,生活也没有完全的惬意与轻松,我们的人生是”巨幅的画布”,还是”大写意式的浪漫”,其实我们自己并不能确切地知道,是呀,即使是一方手帕之上,也可落下起伏跌宕之笔,关键是我们站在多远的距离来看,用怎样的心情来欣赏,
  用”手帕人生”的心态,让我们一路奔跑,虽不能与世无争,但可以于世无害,虽不可与人无争,但可以与人为善。
  不是顶天立地的伟岸,而是贴着地面欢畅地流淌。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