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龙川——记春游绩溪

  
  

2008年4月19日星期六

  4月11日,学校组织春游,去安徽,去绩溪。
  于是,在盘绕于蜿蜒山路的劳顿之后,在蒙蒙细雨浸润了绿茵茵的柳枝之后,有机会走过龙川,一个称为”风水宝地”的地方。
  和不少悠悠的古镇一样,一道潺潺的溪流让街道两旁人家相对而视,看着沿石级而下的女子在溪水中洗涤着衣服,看着坐着小木凳在街边休憩的老奶奶与小孙子,感应着石阶砖墙之中一代一代的乡亲在和水的亲近中生息繁衍。石板路边的牌坊、古宅错落而致,于是跨越溪水之上的小桥,垂向水面的绿柳,随着清风拂动,让游人在点点的绿色掩映下,在轻撩枝条投足之间有了江南的柔美风情感受,有了在现实的美景与久远的岁月间落差,感怀。
  龙川的临溪的街道不长,十多分钟之后看到了街的尽头,一片开阔的水面,不远处有架起的木板可以通过,曲回地把你引向对面的山谷之中。
  古宅,牌坊,已经让逝去的繁华成为记忆,我们在仰视屋檐下在风雨中泛色的匾额、巨型横梁,追忆上百年前的故事的时候,是否已经感受到它无言于高高屋檐下的人来人往,淡然于人世的浮华变迁。
  可能是一个刚刚开发的旅游景点,临街的树荫下兜售野生竹笋、莴苣、香椿头的农家三三两两,并不多。看到有人讨价还价,看到有游人大包小包地拎着,期待着把自然,把绿色的世界经过长途跋涉,摆在自己的饭桌之上。
  回想起来,记忆中远的有江南周庄、乌镇,近的有高淳的老街,每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习惯于端详着历史的痕迹,小桥流水,雕梁画栋,高低不平的石板路,那一份岁月中顽强的坚持,那些文化的,传统的东西,在故去的一些人的固执下,在一些人”不开放”中得以保存。当人头攒动的游人闯进这片建筑群之后,我们是该感谢一直在这里与世无争安静生活的居民,还是应该感谢打开古宅之门喜迎来宾的旅游资源的开发者。
  站在”十全十美”的石板桥上,看着过往匆匆的游人,我们是不是有一天会突然发觉,江南水乡的幽远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一种可以在我们的文字与想象中追忆的东西,我们会为社会现代化进程的蓬勃发展感到欣慰,还是会成为被喧嚣追逐得无处躲藏。
  走过龙川,我仅仅是它的匆匆过客。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