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研究的方向

  对于教学研究,觉得自己一直没有深入下去的感觉,很多时候是在自己的教学实践的过程中有一种恐慌与厌倦。恐慌来自于自己对浩瀚的教学案例的下意识拒绝,是的,每一篇教学案例都是施教者的心血之作,我怕自己在这些具体的案例面前乱了方寸,或许是自己看到的虚假文字多了一点,而且自己对那些虚假的东西缺乏适度的心理调试,总在耿耿于怀中忍不住给予质疑。另外,由于我的认知浅薄,综合与概括能力的不足,到底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把握教与学两者的微妙关系,到底如何遵循那些规范,在尚不得知这些规范是否对孩子的未来有很好的益处,到底如何解读现实文本的不协调,甚至是对立冲突,我已经开始糊涂,”不会上课”感慨也经常出现。
  对于教学是不是需要像医生手拿冰冷的手术刀那样,把教学过程划分为一个个的过程,一个个概念,一个个场景,然后对手里的某一个被割下来的教学部件,探讨与其他部件的关系,探讨应该如何认识它的内部结构。
  从自己走上教学岗位的那一天起,一种意识始终不能丢弃,教育是什么?教育是一种温暖的启迪,温暖来自于师生之间的感情交流,启迪来自于课堂中智慧的涌动,而这一切都需要热情,学生的热情,教师的热情,被这种热情、感情交融的智慧,如何能够把它们割裂开来呢,如何能随意地粘贴过于主观的标签呢。
  该怎么研究教学呢?其实自己在设计学校的标准化教学中就出现过这样的迷茫,一方面使得自己与老师们便于在研究中操作,教学模块,案例的研究,应该是方法性很强的研究思路,在这样的思路里,目的是非常明确的,明确地指向教学的效益,这样地效益是以知识的获得,能力的训练为基础的,这样地操作范式是不是会削弱,甚至造成学生情感、价值观的熏陶缺失呢。这样的担心并不是没有原因,在现实中,应试的压力已经让教师们学会如何最大限度的增大自己教学效率,让学生知道更多的答案,知道更多的解题方法,认识更多的字,理解更多的词语,毕竟学生在考试中获得好成绩,会更容易使自己在学校获得认可的机会。
  是从教师的教开始,还是从学生的学开始,追溯下去应该是以教师本位的问题,还是以学生为本的问题。以学生为本,就是从学生的学习状态开始研究,学生在学习活动中以怎样的状态在进行,取得了怎样的收获,获得了怎样的学习体验,因为这样的学习体验会成为一种学习经验,作用于孩子以后的学习活动之中。
  那么,以学生的学习活动为研究对象,应该展现怎样的研究思路呢?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