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制度亵渎了我们的灵魂

  有一群孩子,在一位老人的屋外嬉戏,老人觉得孩子们的游戏声过于吵闹,一天,他对孩子们说:”孩子们,感谢你们在这里为我带来了快乐,作为你们辛苦的酬劳,每位孩子可以得到10美元的酬劳。”第二天,他对孩子们说,”今天我只能给你们5美元。”到了第三天,老人只给每位孩子一美元。说:”我今天只能给你这些,你们让我太失望了。”第四天,孩子们没有出现在老人的屋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教师的职业已经被拉下了神坛,学校的管理制度已经日新月异,越来越精细化,规范教师行为,获得最大的管理效益,是许多制度出台的初衷,于是制定出某种标准,让教师以此作为判断自己与同事工作价值的标尺,更为严重的是这种标尺已经由工作绩效泛化到人的道德层面的评价。因此,老师的劳动已经成为金钱奖励的附庸,许多老师的无私付出和辛勤的工作 ,已经被金钱漂白,在制度面前,被划分为达标与不达标,遵规蹈距者与不安分守己者,人的美好与崇高,在这把尺子面前统统被抹杀,被整齐划一,它已经无视班级的先前状态,无视教师个体能力的差异,更无视教师努力工作的状态,不达标就不是好教师,不达标就不是合格的**学校的人。
  在制度面前,教师的工作被制度取舍了,在事无巨细的教育教学工作中,要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应该怎么做才比较好,一旦被制度所覆盖,那么,中国人特有的聪明有人会极快的速度找到应对的捷径,而非不折不扣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一个做秀,一个演戏,那些实实在在做事的人,能把问心无愧的教育幸福坚守住多久!
  看着挥舞着制度大棒的人,是否知道制度已经亵渎了你的理想,已经玷污了你面前无私奉献的教师。制度应该应该是有空间的,每一个人的能力不同,接手的班级不同,是仲裁还是鼓励,应该有多层次的评价。制度应该是有温度的,对生病的老师,对中途离校的教师,是相信教师能够按实际情况登记,还是持有不信任的眼光,非要教师递交一个什么证明材料。
  制度,是游戏的规则,可是,不能让它们亵渎你我的灵魂。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69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