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的时候

  记得曾经写过养花,记得曾经表述过养花的愧疚与快乐。
  家里养了几盆花,也多是生命力比较强的,娇弱的花儿放在我们的面前,看着它们由于我们的不尽心而枯萎,是一种罪恶。
  家里的蟹爪兰已经由一盆分出了三盆,放在客厅嫌多,送了老妈一盆。
  从12月中旬的样子蟹爪兰开始长出了花骨朵,已经孕育了好些日子,开始的时候尖尖的,白而泛着粉红色,像有心事的孩子,低眉垂目,却能够感受到它的无限生命力。一直到,最近几天,它一点点地展开了花瓣,忍不住拿起手机,照了一张。
  曾经想过,如果把这些大大小小的花盆撤走,家里会有怎样的变化。阳台上是不是少了这些盆盆罐罐会觉得冷清,家里少了一些绿色是不是就会觉得灰蒙蒙的,没有泥土和生命的陪伴日子是不是就感觉少了一点踏实。
  很奇怪,贝贝倒是很少关注这些,有时候也仅仅是凑凑热闹,看一看,欣赏一下,很少动手,培育自己喜欢的植物。现在的孩子哟,少了与自然感应的体会,生命里是不是会感到单薄与一点扭曲。
  是啊,我们都是走不出天与地的孩子,养一盆花,告诉自己这个世界除了纷纷扰扰,还有山水和绿色。
  还有,学着它们,顽强地生活。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