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期的即将结束了

  昨天学生考完了,教师们改完了试卷,今天大家都在处理着自己的最后的工作。
  我写完了学校招标课题的报告,除了其他教师发过来他们的研究记实,点击了一下字数统计八千多字,其中不少是自己平时写的一些关于阅读的思考,现在整合到报告中去了。
  刚才上楼,有点气闷,咳在纸巾里,鲜红的,气管又出血了。
  昨天一早就发现了,想忍几天,按照以前的规律过几天就会好的,不过这一次好像它似乎要和我过意不去了。
  不好意思吐在办公室里,身上装着纸巾,必要的时候吐在纸巾里,忍着不看,可是往往还是看最后一眼,判断一下颜色有没有减淡。
  不过感觉还是很好,我还是能够思考一些东西,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做,还有很多计划着的事情要做,人的生命实需要看得很轻,如果被躯体所累,将会有很多的事情不能去做,默默地守着一副皮囊。
  这不是我的选择。
  是不是在提示属于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要赶快,许多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2 条评论

  1. 如果可以

    本日志由 悠然 于 2006-06-29 04:10 PM 编辑
    唉,真疯了!
    有一个非分的建议,悠然能不能辞去职务,悠然地做一名老师?
    悠然的身体我很心疼!
    可以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