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可以去哪里

  好像是突然间,失去了方向,就像转过了街角。
  我们一下子站在了一片空旷的平原之上,向左,向前,还是向右,抑或是重新转身,回头。
  好像是突然间,冰冷的时间弥漫了整个世界,现在的,和未来的。
  久久地坐在窗前,寒冷一点点把整个人浸透,占据,渐渐地和窗外的雨,半开的窗外吹来的风,融为一体,我们无法起身,静静地也走不出去。
  好像是突然间,空荡荡的,沉甸甸的口袋不知何时悄悄地倾覆。
  那些大的,小的,简单的,复杂的,温暖的,精致的,关键是还有那些多自己往日里舍不得丢弃的,一下子散落,坠落尘埃,慌张地收紧袋口,此时,我们无力再去盘点口袋里还剩下多少,还有,失去多少。
  善良的人规劝我们,未来的路还要继续,轻装上阵吧。可是,站在风中,我们竟然不知道该去何方?留在口袋里的,丢在口袋外面的,瞬间变得毫无意义。
  好像是突然间,对面熟悉的人,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楼下自己来来回回走过的路,还有昨天洗过的窗帘,如此地陌生。
  他们从何而来,他们会去往哪里,没有我们他们会怎样?没有他们我们会怎么样?
  我们,可以去哪里
  慢慢地,安静下来,行道树边的,绵绵细雨冰冷的味道,风儿吹过树叶的声响,都不在发出声音,安静地像等待云开雾散的时刻,等待着阳光下的温暖。
  既然我们转过了街角,就只能往前走,没有退路,昼夜的更替总是像转动的车轮,无法停止,也无法后退。
  摘下身边大树上的一枚绿叶吧,试着,把整个春天的颜色珍藏。
  被丢弃的,永远是我们不愿再留恋的,让我们的心情搬一次家吧,我们就会知道,手里的大口袋里会留下什么,会丢弃什么。
  或许,我们至今才发现,角落的一片记忆一直跟着自己风风雨雨。
  是的,黑夜过去,太阳有升起的时候,阴霾散去,小鸟有歌唱的时候。
  在被忧伤笼罩的时刻,我们是不是已经忘了守候,也忘了站起身。

  我们,可以去哪里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去楼下的花坛边看看,或者去中午阳光下走走吧,起身去书柜上去找找,最后你把你的心情变成文字,告诉我:你在花坛里看到的娇弱,在阳光下被明亮覆盖的快乐,在书页中被触动的感受。或许,那个时侯,一些忧愁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2009年3月8日星期日

风の手枕 – 増田俊郎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99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