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四月了

  已经四月了,空气里依旧有着瑟瑟的寒意,下班的铃声已经敲过,安静地坐在办公室里,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上午去了扬子二小,参加了区低年段的语文年会活动,主要原因是活动安排了一位在全国朗诵比赛获奖的老同事,他应邀做了一场各种文体朗诵技巧的讲座。
  中午回来,在网上搜索、比较一件想买的商品。然后撰写昨天活动的报道,没有完成。那就,明天吧。
  楼上的鲍老师路过我们办公室,说起我在搜狐发的博客文章。又开始不自然,又有点不安,不想它们引起太多的关注。 其实,发在搜狐、悠然之家的文字已经被我过滤掉了许多,发布在大家语文中的文字,更是寥寥可数。不想,哪怕是自己的一个粗心,让一些东西引起大家的猜疑,不管这样的猜疑是善意的,或者是其他的。总觉得自己的文字,是从自己内心流淌出来的东西,需要给能够读得懂的人来看。或许文字,仅仅是它外在的一种表现形式,就像如果我拥有音乐、画笔、舞步一样,我同样会用它们来表达。给谁看到呢?或许,是自己不能言说的一个奢望,或许自己仅仅是为了表达。
  看到很多的叙事,看到很多的心情故事,教育的,个人的,生活的,情感的,一段文字,一段故事,或许并不优美,或许并不经典,就这样在网络中飘渺,浮现,或者沉没。是不是,仅仅为了告诉这个世界,告诉你,我在,我与你就是一个点击的距离。很近,也常常很远。
  5点半了,该走了,贝贝今天补课。可能迟回来,所以,可以迟一点。

风の手枕 – 増田俊郎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