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你只有这一次

   最近在看杨绛的书——《我们仨》,一个从那个扭曲而动荡的世界开始的,关于三个人的故事。
  在网上看到这本书的简介,也就喜欢上它,拜托好友在网上订购了,最近拿到这本书。不过想说的是,随着家务,工作,身体的牵制,安静地阅读数个小时,已经成为一件奢侈的事情,更多的是随手拿起的杂志,电脑里打开的网页,匆匆地看,浮光掠影的浏览。自己觉得,这,应该不是真正的阅读。于是,坚持着,断断续续,被它牵引着,坐在书桌前,安静地一叶叶轻轻地翻过。
  1998年,钱钟书先生逝世,1997年杨绛老人的唯一女儿钱瑗其实已于此前,先他们而去。一生的伴侣、唯一的女儿相继离去,杨绛老人的晚年如何地度过。在四年后,92岁高龄的老人用心记述了他们这个特殊家庭63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结成回忆录《我们仨》。
  一直在感动,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如何还能对往日的过往,存有那么清晰的记忆,不管是走在古驿道上,还是坐在小船上,或是在小船与客栈之间的来回奔波,那些担忧,那些迷茫,那些清苦,都融化在一幕幕生活的细节里,浮现在老人的心底。难道是感动,或者是感恩,还是对亲情的期盼,老人如何能够这样刻骨铭心,如何能够这样从容,淡然地让文字呈现,不绝望,不抱怨,不妄然。
  是因为对生活的珍惜吗,是为了三个人的相聚吗,相聚的时光,是不是她生活下去的力量?
  这一切,不是故事,不是小说,也没有纪实文学的刻薄与宏大,这就是一个老人的生活,是一个老人眼中的磨难,一种对待生活的情怀,在“三个人”的世界里安然的情怀。
  它,于我们的意义是什么,我们的阅读给了我们些什么?
  当老人在古驿道的小船上见到钱钟书先生,“他从被子侧边伸出半只手,动着指头,让我们握握。阿圆坐在床尾抱着他的脚,他还故意把脚动动。我们三人又相聚了。不用说话,都觉得心上舒坦。我握着他的手把脸枕在床沿上。阿圆抱着爸爸的脚,把脸靠在床尾。虽然是在古驿道上,这也是合家团聚。”默默地,看着这些文字,任何的一丝声响都是一种惊扰,不用说话,就觉得心头舒坦,此时此刻,三个人世界里有什么,是不是与希望无关,是不是与爱无关,共同的存在,共同的相伴,就是一种希望,就是爱。
  希望是什么,爱又是什么,爱,是因为你在,我也在,希望,是因为你在这里,而我,也在这里!
  哀怨的东西不属于我们。如果爱你只有一次,当跨越了千百岁月得以今生的相遇,仅仅因为,你在,我也在这里!
  (选了阿桑的照片和她的歌作为背景,感慨生命存在的珍贵,感慨生命消失的无情。纪念这位吟唱伤感的歌手。)
  2009年4月23日星期四

 

如果爱你只有这一次 – 阿桑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