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蛋白质》刘若英陈升访谈


  引子:听过刘若英,一个叫奶茶的艺人,在《读者》杂志中读到她的文字,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子。听过陈升,仅因为他的名字与刘若英联系在一起。临晚时分,无眠,在PJBLOG论坛闲逛,看到一个叫“深呼吸”的博客,吸引,看着这样一段视频,打开,慢慢地看完,有感觉,于是转载。一个艺人是怎样地对待自己的唱片,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的牵挂,一个人是如何以离开表达自己无法割舍的爱恋,一个人如何淡然地对待生活,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的职业。慢慢地看,很多的感受。尤其是那一段关于风筝的对白,让人流泪,在心底!

【网摘】:
  这期节目其实是给刘若英的,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他们多年师徒,且很久没见。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回。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
  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在台湾艺能界,有几个人是了出名的难搞,陈升位列前三。他极难得肯出镜,话又少,且绝不会按采访者的意图进行。在节目里他拿了一杯红酒,偶尔喝一口,当刘若英哭到进行不下去时,他就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奶茶要听什么?
  刘若英说,风筝。
  于是助理弹吉他,他伸着腿慢悠悠唱: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他很少看她,看,就很专注。她一直努力忍着眼泪。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听到这里刘若英猝然一笑,表情可怜而失措。当最后“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时,陈升做了一个小小的张开翅膀的手势。刘若英眼泪哗啦掉下来。陈升说,她挑《风筝》这个歌是有道理的。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我,说她在宁夏省的银川,她是和钮承泽一起去拍戏。那时候电话都不是很流行。我接到电话是在办公室,她说她跟钮承泽开车开了四五个钟头才找到一个电话,然后打回来,跟我报告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银川。那么远。后来我就把地图摊开来看,在办公室,在地图上找,宁夏省银川,这么远。
  所以她挑那个歌,风筝。她一开始就跟我说“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老实讲,萧言中,她跑那么远,我们怎么接得到呢?……你知道那个像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跑那么远、跑那么远……然后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佩岑,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
  陈升摇着头,声音很慢。我接不到了。       
  刘若英狂哭,语无伦次:可是那根线还是没有断啊,它还在,它还在你的手上啊,就算我掉下来了,你还是可以拉着那根线,一直找找找找找……就会找到我在哪里啊。
  陈升微笑看她,你白痴啊,怎么可能呢?       
  整个节目里语陈升气起伏最大的一段话,是说刘若英的恋爱。
  他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罗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       
  我很少看到这样失控的采访场面,掩饰的情感,深切的期望,刻意的距离,自始至终的眼泪。刘若英如果不是在哭,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她的紧张和手足无措十分明显。她一直对候佩岑说,我们很久没见了。我都很少见到他,他不肯见我,也不肯来听我演唱会。他都不要见我。
  陈升说,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事要做。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你不会带动我的,你今后要去的任何地方,其实都不关我的事了。你不会找到我。
  陈升说,好了,我给你们唱歌吧。都不要哭了。
  他在前奏阶段时候很认真的竖起指头,对候佩岑和刘若英说:不要再打扰我,OK?做完这期节目我就闪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来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陆演唱会的事。我们大家再见,好吗?
  刘若英扭过头勉强笑,勉强笑。       
  陈升定定的看着她唱:
  送你到火车头
  回头我也要走
  双人放手就来自由飞,自由飞
  不是我不肯等
  时代已经不同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
  你要保重啊
  等来是一场空
  每个人有自己的愿望
  辜负着青春梦青春梦
  哭。还是哭。       
  候佩岑问刘若英,奶茶,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女人听到他讲话,就会没有办法控制要哭?
  刘若英说:我觉得是这样,你看到他,你就会觉得原形毕露,你觉得你做任何补妆啊、弄任何外表的东西,都会觉得自己很虚伪,很假。因为他太真实了,他是关心人心里面的东西。所以我常常觉得我和他之间是沉默就可以了。前几年,有时候,我有觉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去开车去他在的地方,走进去,他看到我,就摸一摸我的头。然后我就好了,我看到他我就觉得我好了。我就走了。       
  陈升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拿出口琴唱了最后一曲《然而》。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
  有个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刘若英含泪和他一起唱: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陈升唱歌时,始终微笑看着她。这是最后一曲,唱完,就会离开,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的决心。       
  现在大致可以明白,为什么奶茶至今无法找到一个可以让她托付终生的人,只是因为她曾经遇到过像陈升这样的一个亦师亦友的男人。这个男人太聪明了,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给她自由让她走自己的路;这个男人太通透了,他知道什么是可为,什么是不可为,甚至根本不去想或许,从不尝试他认为不可为的事情。奶茶说第一次她演唱会上邀请陈升当嘉宾唱第一首歌《为爱痴狂》,陈升一直没有正面回答过她,一直到演唱会开始的前三天,奶茶凌晨三点排练好去找PUB找到他,问他,他说你先喝了这两杯酒我再告诉你,奶茶二话不说一饮而尽,结果他说三天后告诉你。结果演唱会那天他还是来了,而且穿一身西装非常正式。此时陈说 I THINKING EVERYTHING。奶茶第一次在没有陈升的帮助下录的专集想要拿给陈升听,陈问她:你快乐吗?我根本不关心你都唱了些什么,只是你要知道,你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快乐的,那就足够了。很羡慕奶茶,在她人生历程中有这样一个睿智的淡泊的老师,在她需要的时候,他能给她想要的所有;很羡慕陈升,他得到奶茶最多爱,将来哪怕奶茶的丈夫都不一定得到那么多,那是一生一世的情义,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摧毁不了、磨灭不了的。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3 条评论

  1. 爱哭了

    因为刘若英 在这博客停留 不知道会让自己流泪 难忘关于风筝的对白 。泪眼朦胧中难忘陈升看刘若英的眼神 也许那就是爱的一种 境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