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通常把网络称为虚拟世界,然而人肉搜索让我们明白,网络并不虚拟,它是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网络正在变成一种万有媒介、一种管道,经由它,信息流过我的眼、耳,进入我的思想。
  尼古拉斯·G·卡尔说:网络似乎粉碎了我专注与沉思的能力,现如今,我的脑袋就盼着以网络提供信息的方式获取信息:飞快的微粒运动。”“过去我是个深海潜水者,现在我好像踩着滑水板,从海面上飞驰而过。”
  密歇根医学院布鲁斯·费里徳曼说:我再也读不了《战争与和平》了。我失去了这种本事。及时是一篇blog,超过了三四段,也难以下咽。我瞅一眼就跑。
  伦敦大学学院一份关于网络研读习惯研究的报告显示:很明显,用户不是在以传统的方式进行在线阅读,相反,一种新阅读方式的迹象已经出现:用户们在标题、内容页和摘要之间进行着一视同仁的“海量浏览”,以求快速得到结果。这几乎可被视为,他们上网是为了回避传统意义上的阅读。
  互联网改变的不仅是我们的阅读方式,或许还有我们的思维方式,甚至自我意识。
  塔夫茨大学的心理学家《普鲁斯特与鱿鱼:阅读思维的科学与作者》玛雅妮·沃尔夫担心,将效率和直接置于一切之上的新阅读风格,或许会降低我们进行深度阅读的能力。上网阅读时,我们充其量只是一台“信息解码器”,而我们专注地进行深度阅读时所形成的那种理解文本的能力、那种丰富的精神联想,在很大程度上都流失掉了。
  几百年前的印刷术,令阅读长而复杂的作品成为家常之事,如今的互联网技术莫非使它退回了又短又简单的中世纪。
  Google宣布,其使命是:将全世界的信息组织起来,,使之随处可得,并且有用。通过开发“完美的搜索引擎”,使它能够“准确领会你的意图,并准确地回馈给你所要的东西。”
  当我们依赖电脑作为理解这个世界的媒介的时候,它就会成为我们自己的思想。
  权力分散,去中心化,价值多元,让美国《时代》杂志两年前根本选不出一个年度风云人物,最后,他们只好说,那个人就是“你”。因为这是一个“小我”的新世界,“你”——也就是“我”——才有资格主宰。
  我们的确已经步入一个人人自创频道的时代。由于现代人学会了怀疑国家政府与主流新闻媒体,我们更愿意相信业余者的说法。
  让别人看见,在网络时代成了个体实践自我的最主要手段。
  点击率成为判断人气的指数,而不再是欣赏、认同或喜爱。
  当网络开启了一道门,让知识免费流通、信息自由发布、意见免除审查,网络便逐渐成为人类的集体记忆库。
  缺少了传统的专业把关者如编辑、学着、教师,网络上充满了各种来历不明、未经查实的文本。
  获得信息从来不是学习知识的终极目标,而是如何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做出有益的决定。

  
  2009年2月13日星期五

相关文字

安安的小贴画
阅读 131
  引子:“爸爸,我可以得一张小贴画吗?”“嗯,好呀,你说说,爸爸为什么给你小贴画呢?”“今天,我吃饭很好!”“今天,我拉着小平阿姨的手了!”“今天我上...
优美的文字不是案例与叙事的第一要务(3)...
阅读 77
  三、案例和叙事推动了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思考案例和叙事的写作解决了什么问题?   积极推动老师们写案例叙事,体现了教师作为研究者,教师个体作为研究主体...
面对教育我们怀有怎样的情怀——读《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
阅读 76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是浙江教育报刊总社《教育信息报》副主编,兼《教师周刊》主编吴志翔的作品,以《教育信息报》“塞林说新闻”为基础,结集而成,作者感觉自己...
什么像什么——隐喻的告白
阅读 136
  引子:英国大学者罗素说:真相、理性是相当重要的,想象也是相当重要的。小威廉·多尔说:隐喻比逻辑更有效。隐喻是具有生产性的,开放性的。比喻中有哲理潜伏在里面...
阅读::23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