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科研,有多少经历可以重来?

  科学的意义在于它的可重复性,对相关因素的把握以及无关因素的控制,决定了我们对事物发展的可预测性。因此,有了科学的推论,有了对教育事件的科学判断。
  教育理论的探索,一直在寻找这种可重复性,可预见性,不管是华生在巴甫洛夫条件反向实验的影响下,提出的刺激反应学习,还是发展到现在的建构主义,都在告诉我们,教育的科学性应该站在教育的实际环境中来研究,来思考。
  一直在思考教师的科研意义。我们知道科研对教育实践者的个体有意义,这种意义应该与参与者的教育体验、教育感知有作用,这种意义的书面传输有没有发挥作用,发挥了多大的作用?这关系着,我们在学校教育科研组织与管理的中心工作的问题,关系着科研工作目标的问题,关系着我们如何评价教师的科研行为与成果的问题。
  首先,我们需要回答,教师的科研成果的推广意义在哪里?这里我们可以先弄清这样三个问题:
  其一,教师参与一项科研活动,我们需要知道,教师在参与活动过程中的有着一定的操作规范与要求,很多时候表现为我们先做了什么,后做了什么,如何收集、整理资料。这些是科研方法的问题,是一种严谨的科研态度的问题,是科学研究的保障,这是需要教师们学习的。
  其次,教师的科研成果的普适性有多大,怎么教育网瘾的孩子,怎么处理与家长的关系,怎么与学生融洽关系,这问题里都有着教师的个人行为的色彩,教师教育行为的选择是与教育对象的情况、教师自己的个性特点密不可分的。这样的经验,是需要提升的,是需要总结的。
  于是,就产生了第三个问题,教师的个体经验如何来提升总结,南京三年来已经有了数千项个人课题,学校组织的省市级课题也是数不胜数,这些研究需要提升吗?有没有提升?提升后的经验到哪里去了。看看周围科研成果推广情况,好像很不乐观。
  因此,我们需要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如何对待“伙伴”分享的经验。随着校本研修工作的推进,提出专家引领,伙伴互助。在伙伴互助的活动中,我们比较多地关注了工作经历中的释疑成分,在同伴互助中教师们开始满怀期待,现实的效果往往让老师们收效不大,问题在哪里?解疑,不是同伴互助的重要内容,教师的工作经验与教育积淀,往往是以实践为基础的缺乏良好互助的条件,相反,如何让教师让有共同话题的老师进行同伴分享,往往要精彩的多,也积极地多。我们要经常进行这样分享、提升的过程,这样附着了许多教师的个体色彩的经验,才有可能,也容易升华为核心的经验。
  这样,我们就产生了第三个问题,我们如何开展教师科研活动组织与管理工作。可以做什么,可以怎么做?怎样做对教师的个体发展有更积极地意义,怎样做对教师的科研行为影响更深刻。一直觉得,科研是一种生命的生长,如果一个对自己的生命感知不关心的人,科研很多时候会成为他的负担,很沉重的负担,会时刻想着如何减轻这些压力,便捷地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许,很多时候,很多人,都是这样,因此造成了莫测的东西,因此科研的推动始终要进行。
  这种推动围绕着怎样的思路进行呢?首先,案例研究与话题研究需要并重。随着案例研究的推广,案例研究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我们在案例中忽视了什么呢?重视反思,却忽视了自己案例之间的连续性,重视案例的生动可读性,却忽视了对类似教育现象的剖析,走不出就事论事,就自己说自己的局限,占有足够的信息,是在案例研究中被忽视的。
  其次,案例需要好的交流方式,因为案例的个体性,如何很好地交流案例,缺乏很好的形式,通篇通读,时间、交流的要求不允许,蜻蜓点水又觉得说明不了问题,触动不了别人。个人觉得,专题性的案例交流、思考更能够让大家寻求经验与发现问题。
  再次,直面问题,很多的观点已经成为一种腔调,可以随意地说,可以没有经历地说,我们需要一些直面问题的平台。课堂小组讨论好不好,怎样做才好,怎样做就不好,什么样的内容需要怎么做,会出现什么问题,经常出现的问题是什么,一般的方法是什么,独特的方法是什么,别人的方法好不好,自己借鉴了哪些方法,不好的原因是什么。很多时候我们仅仅是空泛地谈谈好处,说说做法,最后总结“很有效”。是不是有效,效果大还是小,也就忽略了。
  教育科研,它的教育使命决定了其科学的价值,它不是在于经历的“重来”与“推广”,而是在个体体验的深度与广度。

阅读::103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