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课堂叙事诠释我们的教育哲学


  ——《教师印迹:课堂生活的叙事研究》

  在刚开始接触教育科研的一段时间,我比较注重教师教育科研的参与形式,关注如何使得教师从教研走向科研,如何从形式上引领教师的科研行为。在工作中体会到,课题研究,能够让教育教学理论与工作实践建立积极地沟通,能够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能够改变教师工作缺乏计划性的状况,能够更有效地促进教师建构自己的教学风格,它应该是教师教育科研中重要的内容,教师只有参与了课题研究才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
  但是,课题研究不是唯一的科研形式!
  最近在看一本王彤主编的《教师印迹:课堂生活的叙事研究》,对教师的研究行为,尤其是叙事研究的行为,作者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与阐述,个人觉得很有启发。
  一、叙事研究,肩负着对理论话语权的参与。
  教育叙事,是在写故事,但是,我们是否注意到这些文字是写谁的故事,写什么样的故事,故事怎么去写,写出来的故事意义又在哪里?
  丁钢在这套书的总序中说“对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来说,知识往往是以‘权力’的形式发生作用,人们很难进入那些描述、界定他们的理论话语体系,他们只能承受理论话语的界定。”“从这一意义上讲,叙事语言还承担着这样一种使命:使普通读者能够参与进来,并依据自己的经验和感受,对叙事文本进行评价。”
  教师在参与课题研究过程中,在理论的学习过程中常常是低位的,教育教学理论被我们推举到高高的位置上,我们所有的教育教学行为只能接受这些理论的判断,教师的行为是被标签化的。教师需要一种这样的语言形式,能够用自己的语言阐述自己教育教学故事,表达自己教育生活体验的形式,需要能够以叙事的语言说自己的故事,感受别人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不仅仅是教师自我生活的表达,更是以叙事的形式表达自己心中教育教学理性思考的形式,教师需要这样能够听得懂的“故事”。
  教师改变了以往在教育研究中“被动”的地位,教师不再是外在于教育研究的“研究对象”,而是一个真正面向自己教育实践的、积极主动的思考者和研究者。教师直面自己的教育事实,通过讲述自己的故事方式,从自己亲身经历的教育生活中“梳理”、“寻找”出自己的教育故事,重新对自己的经历进行咀嚼、回味和反思,在整理自己思维的过程中,获得思想的升华,达到一种澄明的境界。在这里,教师是通过自己的叙事直达自己和他人的内心深处,所有的概念、原理、规则都归隐在所叙之事的背后,让事实本身来说话,让人的思想通过叙事显现出来。
  二、叙事研究,让教育焕发人性的光辉。
  教育科学的发展,让我们仿佛把教育现象放在手术台上进行解剖。但是,人的发展离不开人性的成长,教育的发展离不开对人性永恒的关注。在合作、探究、传授、互动的过程中我们过多的关注了知识接受的数量,质量,能力发展的高低,我们是不是忽视了什么呢?
  “如果一个人并未准备坚持什么,那么坚持还有什么意义呢?这两样意味着,人文科学研究会以‘轻柔’‘深情’‘微妙’和‘敏感’的方式将生活现象的意义带入我们的意识。”(范梅男,2003:23)
  “叙事的过程实质就是角色人物的感觉与文本读者的感觉交会的过程,而教育领域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灵动的领域,很多东西无法用明晰的理论和严谨的思辨说清楚,教育叙事就是通过对人身上这种‘能感觉到的东西’自己站出来说话,即‘让事实本身来说话’”。
  感觉?那些关乎“‘轻柔’‘深情’‘微妙’和‘敏感’”的方式,已经被我们从自己的研究视角中分离出去,被忽略,被割裂,因为他们不够理性,因为停留在具体而外在的感性。
  但是,我们好像忽视了这些“‘轻柔’‘深情’‘微妙’和‘敏感’”的感受曾经那样深刻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它们曾经那样深刻地影响着我们的行为,对这些微妙的感受的回避,是不是就是我们完整生活的割裂和扭曲,我们的教育生活中理性和感性是那样和谐地融合在一起,这就是教育,培育孩子灵魂的教育,充满人性光辉的教育,叙事研究,让我们拥有这样的感觉、思考、探索的方式。
  三、叙事研究,让我们记载教育的历史。
  我们常常觉得教育叙事是属于个人的,它以个人的视角解读着自己的生活,解读着眼中他人的教育生活。可是,我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所有的故事都浸润在眼前社会文化的包容下,都鲜明地印刻着历史的烙印。所有的故事都已经成为这个世界精神的一部分,成为人类对教育探索的一部分。
  “叙事是与人类历史共同产生的;任何地方都不存在、也从来不曾存在过没有叙事的民族;所有阶级、所有人类集团,都有自己的叙事作品,而且这些叙事作品经常为具有不同的、乃至对立的文化素质的人所共同享受。所以,叙事作品不分高尚和低俗文学,它超越国度、超越历史、超越文化。”(巴特,1989:2)
  现在的所有会成为未来的过去,教育叙事为我们展现了什么,是完整而生动的教育生活状态,这些故事会携带者当代教育的智慧,鲜活地存在我们的故事之中。
  随着我们对教师生活的关注,对教师发展的重视,教育叙事以“草根化”的研究姿态逐渐被许多教师所熟悉,欣然接受,许多专家也在积极展开对这种科研方式的研究。“教育叙事只是一种观察和思考教育问题的方法,它与其他方法一样,涉及的范围应该是很广的,只要讲述的是教育领域中的生活故事,就应该属于教育叙事的范畴。”
  叙事研究为我们打开一扇窗户,为我们展现一片广阔而生动的教育世界,让我们享受被教育哲学理性光辉照耀的美好感受!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81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