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是一种意念

  引子:周日,久久地站在街道一端,看着人来人往,虚幻着一幅幅画面,慢慢地觉得自己距离他们越来越远,世界变得那么安静。

  人,以肉身的方式存在,从降临的那天开始就被涂抹上不同的肤色,塑造出高矮胖瘦,灌于不同的口音。我们是那样地以为自己与他人的不同,我们是那样地相信自己存在的唯一。   记得,刘墉笔下的一位老人说过:我这副皮囊要离我而去了。其实,人都要生老病死,同样地在尘世中坠落,经历艰难困苦。即使是山珍海味,即使是荣华富贵,即使是声名显赫,即使是颠沛流离,总逃不脱爱恨情仇,在失落,悲伤,小小的快乐以及幸福安详中翻过自己的日历。   人的存在,或许是一种意念。   最近听闻好几个熟悉的人,生病,离开这个世界的消息。是的,人如烟尘,它太渺小,它太脆弱。如果消散了就再也寻找不到,哪里还能看到他的笑容,哪里还能听到他的声音。即使是在某个记忆的角落,也许是在翻开的某张纸片之上。没有了肉身这个载体,人是不是就失去了意义。可是,我们徒有这副皮囊,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不是唯心主义者,我们看到太多光阴的重复,我们看到太多的人走不出病痛的折磨与绝望,我们看到太多的遥遥无期,我们看到太多的悲欢离合。如果问我们为什么没有放弃,只因为还能感应到自己的心跳,只因为还相信自己能够坚持。   前几日,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的那一头问我,面对眼前的困境如何继续,我无言沉默,那个人不知道我也在困苦中挣扎,许久,对电话那一头留下一句话:再期待一次吧,直到你绝望,直到你无法不放弃,那个时候你才能走的义无反顾,不管是离开困境还是被困境毁灭。   人,就是这样以一种意念的方式存在。你们可以伤害我,你们可以限制我的所在,你们却无法剥夺我的精神存在,让我的思绪自由穿越时空。   如果,我们的精神已经枯竭,生命是不是已经走到了尽头,是安静地让它终止,还是徒然地在真空中转圈。

Every Moment Of My Life – Sarah Connor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2 条评论

  1. 两端

    “我们注定无法只在今生此世的物质斜坡上生存,必须要靠与灵性世界和彼岸世界有联系的感觉活着,在某些醍醐灌顶时刻,我们头顶裂开了一道缝隙,灵性世界和彼岸世界的恩典透过这缝隙滴落下来。”怀着感恩,那么存在的意念就有了温度。此刻,静心下的躯体,拥有信,拥有念。再读引子,看到世界的安静,已是生命的恩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