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叙事研究,一种生命意义的张扬!

  尊敬的陈校长,我的导师,尊敬的释书记,尊敬的各位领导和老师!
  感谢南化二中的领导和老师,给我这样一个机会与大家交流教育科研工作感受的机会,就上一次陈校长对教育科研研究方法的指导汇报一下自己学习的体会。
  一、关于“被概念”的教育科研。
  从95年接触教育科研开始,很多时候在追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教育科研是什么,是问题?是反思?是课题?还是显现在撰写的论文中?教育科研对我们这些每天埋头于备课、上课、辅导学生、批改作业的老师意味着什么,是观念?或者是某一个教学行为的尝试?它是色彩斑斓的胜景,还是飘渺的海市蜃楼?
  其实,很多时候教育科研是被我们抽象化了,概念化了,不过,让人烦恼的是,这种抽象与概念化,是让人担忧的,它让教育科研被肢解得面目全非,它让教育科研失去生命的弹性。我们可以稍稍梳理一下,一些对教育科研的概念:
  1、虚。这个概念来自于哪里?是的,我们看到了一些被制造的教育事件、数据,抄袭的论文,甚至是承担了数年研究的课题,也逃脱不了低效、无效研究的局面,是的,我们怀疑,我们不屑一顾!但是,如果我们读了李镇西的文字,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看看看张文质主编的关于教育随笔的书,我们是不是更可以接近那些在315精神引领下积极探索的课堂,去感受那些孩子与老师们获得的成长快乐与幸福。
  2、繁。这个概念来自于哪里?是的,课题申报需要一些程序,需要填写一些表格,不管这些信息是自己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梳理出来是需要花精力的。我们惧怕?我们逃避?但是,我们是不是需要回过头来看看究竟需要自己填写的是什么,课题界定是让我们思考我们面对的问题是什么,研究的背景是让我们思考这样研究的意义,研究的内容是让我们弄清楚自己的研究行为可以辐射到哪些角落,研究方案是对自己研究行为的规划,这些问题不思考好,一切都随心,随意,往往结果是问题弄不清,问题也解决不了。
  3、空。是的,现在一些课题、研究方法,对研究者的体验与感受关切不够,要么按照计划方案执行,要么只关注一些方法和技巧,只注意手段、方法如何落实有效,如何让学生记得更多,记得更牢,在这些研究行为和实践中,教师的感受、个人经历这些丰富的资源被忽视,那些“能说话的事实”被遗忘。
  教育科研的视野在发展,我们不仅仅需要那些宏观的,关乎教育价值观的课题,我们更需要一种微观的视角,我们需要一种情境下对教师教育生活的阅读,一种属于教师个体的所在情境的阅读,对不同语境下经历的阅读,是我们提高自己的新的成长方式。教育叙事,教育案例已经成为教师参与教育科研的重要的方式。
  教育科研是一片美丽的蓝天包容下的大地,如果你不向往它,教育日记法,教育叙事,教育案例,课题研究也就无从说起,我们生存的世界也会越来越荒芜。
  二、关于教育叙事研究的“必需”。
  在信息大附小从98年开始陈校长向全校老师推荐了日记研究法,其实就是把自己每天所发生的教育事件进行记述的方法。在郑金洲的《教师如何做研究》这样表述“教育日志,也称教学日志,研究日志,工作日志或教师日志,作为表述教师研究成果的重要方式之一,是近来才引起大家关注的。”“通过撰写研究日志这样方式,教师可以定期地回顾和反思日常的教育教学情境。在不断的回顾和反思的过程中,教师对教育教学事件、问题和自己的认知方式与情感的洞察力,也会不断加强。”这是一种居于教育叙事的研究方式。我们可以把它提升到教育叙事研究的高度来尝试。
  1、必需了解:南化二中的教育科研一直坚持面对真实的问题。真实,也就是在于它是需要我们共同经历,在体验中共同努力的课题。不管是先前的分层教学的课题,还是现在的315的课题,其灵魂是什么,是让我们走近学生的学习,让我们探索更适合学生的学习方式,是着力于提升“师生生命质量”的课题。我们在课堂中需要关注学生学习的体验,他们学习是不是快乐,是不是有效,我们需要关注教师课堂的状态,他们在面对哪些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遇到哪些困难,是如何经历了忧郁和选择,我们老师又是如何解决问题,老师和学生是不是相处和谐,又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得到了历练。
  2、必需相信:教育叙事研究研究者就是教师。教育叙事研究的对象范围是“教师”,研究的方法是“叙事研究”,其内容包括两层含义:一是由教师作为研究者对进行生活故事的“叙事研究”;二是由研究者对教师所撰写的各类文本的叙事进行研究。无论何种形式,在这种研究中,研究不再是专家学者的特权,教育研究也不再像以往那样有着严密控制的实验条件,而是以一种更为开放、多元的方式进行,教师作为研究者使得研究走出了实验室,拥有了教师的生活世界,重新去探寻教师职业的内在价值。
  在研究中,教师不再是传声筒,不再是应声虫,教师不再依靠别人的思想而生活,教师不得不倾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 不得不站在自己的角度反思和挖掘自我;教育也不得不容许许多声音与见解的并存,不等不对“歧义”和“争执”表现出更多的宽容和接纳的态度。
  3、必需坚持:教育需要“让事实本身来说话”。
  日本当代作家渡边淳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在人的身上,有许多用理性、知性与道理无法说明,是非理性的,但却是实实在在能感受到的东西。而教育领域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灵动的领域,很多东西无法用清晰的理论和严谨的思辨说清楚,教育叙事就是通过对人身上这种“能感觉到的东西”的深描、挖掘,通过对人内心深处的体验的描述,让这种“能感觉到的东西”自己站出来说话,即“让事实本身来说话”。
  然而,说话的事实也是需要经过人的选择的,谁的事实在说话?什么样的事实在说话?所有的这些事实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说话?……由于选择者与选择方式的差异,叙事也就出现了不同的景致。
  三、关于教育叙事的“文本”叙述。
  1、事件与时间。
  事实上,叙事原本就是在记载时间的流程。任何所叙述的事件都是要在时间的经纬上展开的,因此在存在主义海德格尔看来,时间本身不是存在之物,任何存在是都一种时间的存在,如果缺少了时间,存在也就会因不能被意识而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通过叙事来呈现我们的意义,表达我们的经验,其实质就是时间的一种呈现过程。叙事的存在,让我们可以把过去的时间与现在的时间更好的衔接起来,正是因为有了叙事,我们才可以把流动着的、存在于人的意识中的时间保存下来。因而,有学者认为:“叙事的冲动就是寻找失去的时间的冲动,叙事的本质是对神秘的、易逝的时间的凝固和保存。或者说,抽象而不好把握的时间正是通过叙事才变得形象和具体可感,正是叙事让我们找回了失去的时间。
  个体在叙事的时候,更多的是凭借着回忆,从记忆的深井中打捞起那些可以唤回失去时间的印象,把它们陈述出来,进而让我们去了解、熟悉叙述者的经验世界,正因为如此,只有那些已经发生并被体验过的事物才能在人的心灵深处留下印象,“一个人不可能在他正经历某一经验时反思这一生活经验,……对生活经验的反思总是回想,它是对过去的或者已经历过的经验的思考。“(范梅南,2003:12)
  2、关注“个”的现场。
  教育叙事研究与文学叙事研究不同的地方首先在于,文学中的叙事关注的叙事文本,研究其叙事结构,探求其内在的叙事模式,从中找出意义。教育的叙事研究与此恰恰相反,教育叙事不在分析“群”,而是尊重每一“个”的独特性。教育的叙事研究不是从“群”中寻找“共性”,而是分析、解释甚至是体验每一“个”的“个性”,尊重每一“个”存在的现实性、可能性或者必然性。
  教育叙事研究与文学叙事研究还有一个本质的区别在于,教育叙事研究者要把自己作为一种研究工具,在自然情境下进行,叙事研究者对教育世界,教育的“生活世界”以及教育社会组织的日常运作进行研究。教育叙事研究中的“我”体现的是研究者的真实记录和思考,是万万不能虚构的。
  3、获得“关键事件”与“本土概念”。
  教育叙事的撰写表面上看是从“进入现场”开始。可是,实际上从教师发现了值得记述的“关键事件”开始。一旦在教育教学过程中发现了某个值得关注的“关键事件”,那么,教师就可能因此而进入真正的研究。
  关键事件既包括那些隐含了剧烈的“矛盾冲突”重大事件,也包括那些“悄无声息”的、“深藏不露”的某个或某些“痕迹”。
  这种痕迹的例子包括:书的新旧条件,显示了它的使用程度;孩子下意识的小动作,显示了他的紧张程度;孩子摆放书包动作,显示了对待事情的态度和习惯;个人藏书的数量,显示了文化涵养;教室黑板报的出现,显示了教师对学生创造力的关心等等。
  对“痕迹”的关注,其实是一种对研究情境中的“蛛丝马迹”的“侦察”。教师需要对研究情境中的“蛛丝马迹”比较敏感。出色的调查研究者需要有猎狗的鼻子、猫的眼睛、鹰的爪子。
  一般而言,找到某个“关键事件”,就会找到相应的“关键词”或“本土概念”。反过来说,一旦找到了某个或某些“本土概念”,也就发现了相应的“关键事件”。
  所谓“本土概念”,主要是指你面对教育事件中的人所使用的某些特别有影响力的词语。某个或某些“本土概念”既可能很强烈、很扎眼、很刺耳地呈现出来,也可能隐藏在他在教育教学活动的内部。无论直接呈现还是安静地隐匿在他的生活中,“本土概念”就在那里,它需要教师去倾听和观察。这个或这些词语隐藏了所叙述对象的“文化密码”,能够牵引出你的叙述对象的真实生活。
  每一个叙事研究者都应该是一个出色的倾听者,它经由亲自聆听学校生活而领悟其中的“结构”。出色的叙事研究者总能在倾听学校生活之后用自己喜欢的几个关键“概念”构建自己的所见所闻。
  4、主题与教育叙事的意义。
  教师的教育思想不是停留在空中楼阁里的,也不是抽象存在的,它具体地体现在教室的教育教学行为当中,表现为教师的教育理念先进与否,教育思想系统与否,教育认识独特与否。教师关乎教育的理想、认识、看到、见解渗透于日常的教育活动中,知道着教师的教育行为,教师关于自身的定位、角色、目标、评价,也影响着教师个人的职业生涯,关涉着师生的人生。
  “先叙事,后解释”在整体上保持故事的完整性和情节性,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相应的教育主题或教育道理。要么显示为“夹叙夹议”,要么显示为“先叙后议”。
  其他:
  1、我们在思考两个问题:
  1、一次冲突,一个微笑,一分迟交的作业对于你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2、教育叙事让我们拥有了怎样的教育情怀,你可以吗,你愿意吗?
  其他2:介绍几个教育叙事研究的平台。
  区教育信息网的博客;
  敏思博客:http://blog.stnn.cc/
  成长博客:http://blog.cersp.com/
  教育叙事研究(刘良华)成长博客http://blog.cersp.com/index/1002266.jspx
  教育现象学&教育叙事研究(刘良华)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phenomenonogy9999
  结束语:
  教育叙事,让我们拥有一双睿智的眼睛,让我们能够看得见,更让我们看得清楚!
  教育叙事,让我们拥有一颗敏感的心,让我们对美好的事物满怀敬畏,更让我们拥有一个敏感而宽广的胸怀!
  教育叙事,让我们的教育生活更多积淀,让我们留下生活的轨迹,更让我们感应到生命的意义。
  写下我们的教育叙事,让我们因为岁月的逝去而幸福!

  
  ——2010年4月8日星期四(南化二中)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