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我们不偏激

  晚上,女儿晚自习回来,女儿总有许多话要说,我知道每天属于我们交流的时间只有这么20多分钟的时间,这个时间她一般还要吃点东西,于是边吃东西,边和我“然后……然后……”地说话,成为了我们的习惯。她有很多的话题,学校的篮球比赛,班级同学哪个生病了,今天哪一个老师在班上闹了一个笑话,或者哪个女同学带了什么东西到学校,五花八门。
  可是,今天女儿的情绪不是很好,今天是全国人民为玉树遇难者哀悼的日子,问题是由玉树的地震引起的,她想到了云南的旱灾,然后想到了最近宣传得热火朝天的世博会。
  她质问,国家为了世博会建设花了几百个亿,却在云南旱灾面前,显得那么小气,让上学的孩子没有菜吃,吃豆芽,(她对央视电视报道中的一个镜头难以忘怀,几个山区住宿在学校的小学生打开自己的储物木箱,一瓶矿泉水,一些食盐,一小袋的黄豆),还有那些孩子由于缺水而干裂的嘴唇,那些孩子留下的泪水,已经重重地敲击了她的心灵,让她的情感失衡。
  不想她对政府的宏观建设决策影响了她对国家的美好形象,稍稍劝说了几句,她辩解,难道人的生命还没有那几座建筑重要吗?孩子说话的语气发生了变化,眼角有泪花闪现,孩子哭了,说不出话来。
  我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我把孩子的内心世界简单化了。
  我知道,时间不允许我去对孩子说教什么,我说了两句话,国家很大,每个地区都要发展,我们不能因为云南的旱灾让上海落后,它也是我们国家的一部分,电视报道了云南的旱灾说明我们没有忘记他们,有很多人在关心他们,在帮助他们,你不能因为孩子们经历的苦日子就把这一切忘记。
  还有很多话,没有说,我知道,长大的孩子对世界有了自己的看法,生命的意义,国家的发展,我们的追求,突然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就是我们成人很多时候也会迷茫,这,需要她自己来梳理。
  不管我们怎么想,但是,孩子,我们不能偏激。

阅读::68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