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过眼云烟……

  估计,很少会有人逃脱世博的诱惑。有铺天盖地的宣传,有百年一遇的机缘,如果不是因为客观的因素限制,如果不是对热闹的那样强烈的拒绝,如何不会去上海看看世博呢?
  对于世博,道听途说的许多信息是负面的,有的人说参观的人太多,为了一个展馆花上4、5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去排队,掂量一下自己如何有这样的耐心站在阳光下等候,有的人说,不好玩。不好玩,是一个太个性的评价,不过总是有一种错觉,别人的不好玩,好像真的或成为自己的不好玩。
  从第一天的下午五点,到第三天中午的一点离开,计算一下呆在世博园里有15个小时吧,虽然知道有各种最佳游览路线,因为知道自己的体力有限,参观的时间有限,那些热门的展馆是只能“远远地看着它,安静地离开”,也只有看看长长地队伍能够接受,在自己心中挑选几个进去看看了……
  是的,这是一个视觉的盛宴。这是用声光电合成的一个异国风情的世界,在澳大利亚观,那个旋转舞台,给我们讲述的三个孩子建设家园的故事,在法国馆长廊中漫步,浏览这个“感性的城市”,看到城市中的人,看到他们的微笑,看到城市中的行走脚步,看到人的自然的一面。
  一切,都会入你的眼,高耸的,奇异的,现代的,民族的,古朴的,自然的,壮观的,惊叹的,都会在一个转弯,在前进一步之后,一刹那间出现在你的视野里,让你找不到自己。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大家说的好玩,在国家电网馆里,在那个六面视频的魔盒里,你飞速地在飞翔,在坠落,在穿越……
  还好,如果细心总能让我看到感动的东西……

  在法国馆里,你一跨进去,你会发愣,偌大的展馆显得很空旷,中间几束高高的喷泉,升起,再从半空坠落,四周用绿色的植物缠绕的高高的立柱,你无法逃避那种自然的贴近,你无法逃避自然与你息息相关的天然联系,在自然面前,人是渺小的,人是自然中嬉戏的精灵。
  在澳大利亚馆里,人很多,有疏导的澳大利亚的小伙子,一遍遍地用流利的汉语高声地说着,“大家安静地等几分钟,不要着急。”没有刺耳的扩音喇叭的声音,只有他给等待的游客用长笛吹奏的《茉莉花》的轻柔乐曲,以及人群中一阵阵会心的掌声。
  在眼里的,总是过眼云烟,在心里的才会刻骨铭心。科技的世界,永远来自于自然,人如果成为了科技的附庸,你的存在是不是已经没有了意义。
  只想,不忘记,对在世博园的护照上盖章的工作人员,微笑一下,道一声“谢谢!”
  世界,仅此而已。

You Raise Me Up – Westlife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