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告诉你,我们曾经爱过——聆听《山楂树之恋》

  引子:老三生前把他的日记、写给静秋的信件、照片等,都装在一个军用挂包里,委托他弟弟保存,说如果静秋过得很幸福,就不要把这些东西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把这些东西给她,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艾米《山楂树之恋》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阅读过小说了,或许阅读已经渐渐地变得功利,已经很少有时间去寻找自己喜欢的故事来读,也或许是被许多这样或者那样的琐事占据了时间,连空闲的时候读读小说也成为了一件难得享受的事情。   读小说,尤其是那种越读越入神的读,明明知道是艺术的创作,明明知道自己仅仅是故事之外的旁观者,可依旧思绪涌动,仿佛故事中的人和事就在身边,仿佛那一切都已经介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弄不清,入口在哪里,分离的节点又在哪里。也就只得随着故事的主人一道生离死别了。   隐隐地感觉,这好像不是一种很好的阅读习惯,不够理性,也不够冷静。   应该是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阅读这本书的推荐,说是很感人,是一本值得阅读的书。   记得,那一段时间自己的工作头绪也多,知道自己肯定没有机会去享受那种捧着一本书去安静地阅读的时光,于是,在网上搜索到《山楂树之恋》的有声版,储存在自己的录音笔里,也就是随时利用一些零星时间去听。   于是开始习惯带着耳机,在上班、下班,或者参加会议的途中,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林溪的小说连播中,断断续续地聆听了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   是的,这个故事是属于那个年代的,属于那个爱情不曾被扭曲和污浊的年代,清秋和老三的爱情,也只能属于他们,其他人都是这段用生命铭刻了人间美好感情的路人,旁观者。清楚地记得,听到小说最后,清秋和老三在医院里最后一面的一段录音,是在从南京回来的路上,那是一个傍晚,夕阳斜斜地挂在天边,天色蒙蒙的,在大巴的一个角落里坐着,听着清秋在弥留之中的老三耳边一遍遍地呼唤着:“我是静秋!我是静秋!”……感觉到自己眼眶里的温热,感觉到对面乘客望着我时异样的目光……我知道,我也无法逃脱“看到结局,掩面而泣”的预言……   侧过视线,看着窗外,仿佛看到老三:“闭上了眼睛,两滴泪从眼角滚了下来。两滴红色的、晶莹的泪……”   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可以用生命来祭奠,就像我们无法知道老三为了看清秋一眼。在郊外的长亭里如何度过那漫漫的长夜一样,无法知道老三为了让清秋去医院看脚,竟然能够手起刀落用匕首在自己手臂上划出长长的伤口一样,是的,许多事情是清秋不知道的,她不知道老三在想念她的日子里如何辗转在勘探队和清秋的学校之间,她不知道生命垂危的人如何能够割舍下着残留在这世界上的唯一爱恋。   或许,清秋,这一切,她都知道,所以,她一直握着老三的手,那么满怀希望地期待即使老三的“一只脚踏进坟墓了,听到她的名字,他也会拔回脚来看看她。”   爱,毕竟,无法战胜生死。爱,可以,战胜生死。   似乎明白——   爱,为什么在生离死别之后,才让人无法忘记,手捂痛彻心扉的伤口而欲哭无泪……   因为,有一个人,倾其身心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   后记:或许以后有机会拿到印刷的小说,自己还是愿意捧起它,再读一次。为了,那个傍晚,曾经在眼眶里滚落的泪水,为了那一段倾其身心的爱恋。

山楂树 – 常石磊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