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个性教学”的出发点


  引子:作文,是一个古老的语文教学话题,也是常有争论的话题,有内容和形式之争,有模仿究竟是不是好办法之争,有作文的个性化“个性在何处”之争。梳理一下想法。

  作文教学的研究一直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许多人想研究,却苦于无从下手,原因是在作文教学中可以争论的话题不多,且集中在这样几个方面。
  1、在学生的作文训练中,内容和形式都是重要的,谁为先,孰轻孰重。
  2、在作文课教学中指导与评讲目的不同,但是如何体现年段特点,五年级和六年级的作文指导、评讲课有不同吗,如果有,不同在哪里。
  3、作文的批改一直是许多老师乐于尝试的探索,因为这是最直接减少教师工作量,表格式批改,学生参与,家长参与批改林林种种,百花齐放,是淡批改,重评讲,还是重学生自改,轻评讲,许多东西我们要明确。
  4、作文中的个性化个性在哪里,随着社会文化背景下人本思想的发展,要让有个性的孩子张扬个性,写出传达自己心声的作文来,这种个性化是内容和形式并重的个性化,我们在教学中如何并重。
  好了,我们可以讨论几个问题了。
  1、作文教学的目标是什么?
  这是一个大话题,新课标规定:“写自己想说的话,写想象中的事物,写出自己对周围事物的认识和感想。”(第一学段)“能不拘形式地写下见闻、感受和想象,注意表现自己觉得新奇有趣的或印象最深、最受感动的内容。”(第二学段)“养成留心观察周围事物的习惯,有意识地丰富自己的见闻,珍视个人的独特感受……能写简单的记实作文和想象作文,……感情真实。”(第三学段)“写作要感情真挚,力求表达自己对自然、社会、人生的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多角度地观察生活,发现生活的丰富多彩,捕捉事物的特征,力求有创意地表达。”“运用联想和想象,丰富表达的内容。”(第四学段)”
  我们在学生作文能力上关注什么呢,是不是能够写通顺,是不是能够写出意思明确的几段话,是不是能够有“谋篇布局的整体感知”,是不是能做到中心明确,有独特的语言风格。
  看来问题来了,我们知道的目标和心中的目标是不一样的,我们过多的关注了学生的作文的最后作品,对学生作文过程中的评价是不是我们忽视了什么,学生口头表达的情况,学生对自己的作文评价是不是一个好办法,优点是什么,缺点是什么,尤其是学生对生活的留心观察,细心体察,是我们在作文教学中给予重视的。
  其次,“内容健康、阳光”相关的因素很多,与孩子的生活的价值观,生活体验,心理发展存在着密切的联系,追溯源头是作文选材技巧的问题,还是学生对事物认识能力的问题,如果是纯技巧的话,作文选材和做作就剩下一墙之隔了。
  作文教学的目标告诉我们,我们关注让学生会写作文远远多于让学生愿意、喜欢写作文,而且学生的这种喜欢、愿意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测的,是被忽略的,是被支配的。需要改变这样的状态吗,如何改变呢?
  结论:我们关注的不同个性,应该包括不同认知层次,不同表达能力,不同需求的孩子,一节作文课把视野立足在让孩子们想写、会写,再具体到年段、课时、某一个孩子,这样去选择内容,确定本节课的要求,在教学中了解学生是怎么去认识的,怎么去观察的,怎么去想象的,怎么去感受的,怎么去表达的,怎么去发现的,怎么去捕捉的,怎么去组织语言表达的。
  2、课堂上需要我们指导什么?
  如何操作,课堂上怎么做,个性化作文是我们的教学态度和主张,对学生“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给予尊重和引导,“能不拘形式地写下见闻、感受和想象”。
  我们必须明确,我们尊重的是什么,在尊重的同时我们不能丢弃对学生价值观加以引导这个原则,“不拘形式”是什么,应该主要是小学阶段主要学习的习作形式,如果尊重和“不拘形式”离开了一定的框架,势必会造成该学的没学会,该练得没练好,脱离了小学教学的基础性这个属性。
  因此,我们把话题要收回来,个性化作文教学中不可回避地需要明确形式和内容的要求是什么的问题,有没有形式的要求,有没有内容的要求。我们在作文教学中根据年段或者教学内容的不同,明确在教学中需要把个性化体现到什么程度,我想中年段、高年段的要求是不一样的。
  其次,作文个性化,不仅仅是作文课的事情,在现在的许多阅读教学中已经加以渗透,我们从学生的组词,造句,写一段话开始,语言内容和形式的多样性,就在那些过程中得到了训练,这又与孩子的语言的积累,孩子的语感,孩子对语言的敏感,这些东西不一定是要在整篇整篇作文中得到训练和培养的。
  结论:个性化从平时的读写结合中开始,个性化要划分年段的要求,不可一蹴而就,对作文教学个性化要有一个总得要求,对于学生的要求(评价指标),对于教师课堂教学的要求。
  3、我们如何开展个性化习作指导方式的研究。
  在以上观念的基础上,我们的关注的焦点是:1、课怎么上?2、如何个性化?
  (1)课怎么上。作文指导课,主要是解决让孩子们知道写什么,知道怎么去写,更重要的是心里有话写,并且想写。这样 一来,作文指导课一般就要经历这样几个过程:话题导入(这是学生初步理解内容要求,触动学生兴趣的过程),切入话题唤醒生活积淀(这是唤醒学生生活积淀,组织语言的过程),话题交流(这是学生广泛交流的过程,也是教师针对学生的口头表达进行指导的过程),初步课堂评价交流(针对学生的口头表达,师生对本次作文内容、要求理解进行修正的过程)。
  从这样的“触动—唤醒—表达—初评”这样四个过程来看,每个过程的任务是不同的,开始倾向于学生的作文的兴趣,之后倾向于明确在内容和作文形式上的要求。
  在我们的课堂围绕“个性化”,可以进行哪些尝试呢。话题能不能让学生来确定?同样一个游艺活动,给学生的触动是不同的,可以写活动中的人,可以写活动中的事情,可以写对活动的一个看法,可以写活动的一个场景,可以向学校报道这次活动,我们教学任务是什么,不仅仅是让学生明确选择什么合适的文本样式来表达,更重要的是要指导学生如何“如何发现”“如何捕捉事物的特征”,而且要把这样的指导分散到不同年段,具体的课时教学中去。
  按照以上的思路,内容可以“个性化”,形式如何“个性化”,观察如何“个性化”……这些个性化又是在尊重学生的个人需求的基础,个人能力上的。
  我们在教学中要注意的是,习作教学是一个学生能力螺旋上升的过程,我们必须留意那种全面出击,全面要求的作文,不仅脱离小学生作文的要求,也脱离一节课可实现目标的实际。
  2、如何“个性化”。
  “个性化”是一个系统工程,学生语言的“个性化”与民主的教学风格密切相关,与平时的活泼的语言训练密切相关,与学生对表达话题的兴趣和了解程度密切相关,与课堂上对学生思路的拓展密切相关……
  在习作指导课中如何做到“个性化”,我们会担心学生在“真人真事表真情”中出问题,我们会担心“童真童趣”中出问题,我们担心“学生的思想”不够解放,原因是什么,是我们不够了解孩子的生活,还是教师和孩子们的生活不能交叉、融合,是我们不敢和孩子们探讨诸如《我心中的美国》《我们怎么看人类文化》《你认为谁对“二次大战”负有责任》类似话题的。除了历史文化环境的原因,更有我们作文的传统意识在禁锢着我们的思维,教师的思想不“个性化”,如何让孩子的思想“个性化”。
  从孩子的阅读开始,从孩子的读写结合开始,从孩子的语文基础训练开始,习作课中的“个性化”自然水到渠成。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