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龙应台在她的《目送》中有这样的一段话:“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就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当我们降临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注定要在相聚与别离中颠簸。
  有的人来了,或许尚未目光交织,就走了,不留下一点痕迹,我们甚至记不得他的气息和身形,仿佛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个人,以及属于这个世界某个角落的一串串生生死死,悲欢离合。
  有的人,来了,在我们的身边停了停,坐了坐,留下一段徘徊的脚步,走了。让我们有时会把他们想起,我们把这种想起叫做“往事”,称作“回忆”,因为我们知道,未来的日子,我们将不知道那一个人会不会出现,会出现在哪里。
  有的人是在不经意的时刻来到了我们身边,他陪我们坐了很久,一道走了很久。以为再也不会分离,以为天下真的可以有不散的宴席,以为在一个人有限的生命里,可以永远。于是,我们任凭两个人的生命生长在一起。
  终有一天,我们会发现,其实,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一颗不同轨道的流星,冥冥地黑暗之后,在那瞬间突然的灿烂里,我发现你在我的左边,你发现我在你的右边,划过天际的光把我们映照在一起。其实,这与伴随无关,这与注定无关。
  不论是父女母子,还是至亲的爱人,相遇就是一场生命的无憾,得到这种机缘,难道是前世许下的心愿,还是今生一直孤独地坚守,未曾错过。
  难道,生命真的宛如一场艳丽的烟火,灿烂的仅仅瞬间……而,我们却要眼睁睁地看着着烟火渐渐熄灭……

清晨时分

阅读::26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