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研究到个人课题


  引子:朝玉到了六合实小工作,做了教科室主任,前一段时间约我到学校和部分老师交流一下教育科研,讲一讲个人课题,接到任务以后,一直在为话题的切口思考,有点纠结,那些操作的方法或许有很多老师接触过,如果单纯讲方法也枯燥的多,也根本激发不了老师们对教育科研的热情,对个人课题的关注。如何能够让更多的老师了解教育科研,参与到教育科研中来,又如何让老师们学到一些操作的方法,这两者如何很好地衔接,一些想法是碎片化的,整理出来化了一点精力。
  一直到去的前一天下午才基本上完成文稿,晚上又加班制作课件,我的想法是,个人课题仅仅是教育研究的一个方式,我们不管什么方式,需要科研的精神,本质上是研究的精神,我提倡教师以一种教育研究的开阔视野看待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

  感谢王校长,感谢朝玉:
  六合实小一直是让我敬仰的,记得刚毕业的第一次外出听课到的就是六合实小,当时就被校园的浓厚的文化气息,历史的沉淀所感染。王校长是我在多次会议中遇到并熟悉的,他在教育研究中的学识一直让我满怀敬意。说起朝玉。因为网络我和他相识,相知,也让我有幸成为最早阅读朝玉文章的人,感受朝玉那种对语文教学情怀,感受他给我激励。
  因为工作的关系,对教育科研有了更多的关注,其实教育科研是国内特有的名词,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在国外的教育资料中很少有 “教育科研”这个专属名词的说法,看到比较多的也就是教育研究,或者是教学研究。想想也是对的,既然是研究,就要讲究严谨的态度,就要有科学的方法。如何能存在非科学的研究呢。
  到了区教科室,接触到不同的学校,也了解到老师们面对教育科研的不同心理状态,对教育科研,我们老师总怀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有的时候是敬畏的,当你坐在台下聆听肖川老师、成尚荣所长报告的时候,那种思想的激荡,那种与职业相关,教育研究和探索的神圣,就会不可遏制地在你心底升腾。有的时候是批判的,尤其是看到研究中浮躁,不切合实际现象的时候,你的那种不屑和轻视自然会溢于言表。第三种是无奈的,想做,却不知道从何做起,想尝试,又不知可以到底可以怎么做,工作就在这样一种茫然的状态中度过。
  现在教育科研培训的内容是很宽泛的,随着校本研修的深入,随着学校对教师专业发展的关注,老师们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报告。我们聆听到哪些关键词语呢,课题?定量研究?定性研究?行动研究?案例研究?建构主义?多元智能?这些概念向我们传达了怎样的思想呢?至少,我们是在被启发的,让我们与过去的那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教育生活重复状态疏远的,这些概念其实也常常提醒我们以贴近的姿态,以观察、审视的角度,研究我们的教育教学工作。
  一、从教育研究到个人课题
  从这些观察、审视的角度,我们能够看到什么了呢?
  1、话语权。
  随着教学案例、教育叙事研究方法的普及和推广,许多教师通过自己的教育案例或者教育叙事中阐述自己的观点,从而获得“话语权”。
  日本当代作家渡边淳一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时候,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在人的身上,有许多用理性、知性与道理无法说明,是非理性的,但却是实实在在能感受到的东西。而教育领域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灵动的领域,很多东西无法用清晰的理论和严谨的思辨说清楚,教育叙事就是通过对人身上这种“能感觉到的东西”的深描、挖掘,通过对人内心深处的体验的描述,让这种“能感觉到的东西”自己站出来说话,即“让事实本身来说话”。
  教师在参与课题研究过程中,在理论的学习过程中常常是低位的,教育教学理论被我们推举到高高的位置上,我们所有的教育教学行为只能接受这些理论的判断,教师的行为是被标签化的。教师需要一种这样的语言形式,能够用自己的语言阐述自己教育教学故事,表达自己教育生活体验的形式,需要能够以叙事的语言说自己的故事,感受别人的故事。而个人课题的研究,教育案例、教育叙事的研究就表达了这种可能。
  2、个性化。
  在教学方法、策略的选择上,教师拥有更多的自主选择权,和自由发挥的空间。在国家课程之外,我们有了校本课程,在同样的教学内容之中,我们有了同课异构,在学校统一要求下,我们有了班级自己的特色,即使面对语文的形式和内容的关系问题,数学的生活与学科知识的问题,我们甚至可以在“大家语文”和“me博客”上华山论剑。
  这是一个开始走向崇拜个性的时代,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虽然对个性的引导和尊重的氛围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是个性化的标签已经在许多文章的关键词中可以看到,我们个性化的孩子的培育需求与缺乏张扬个性的教师队伍这对矛盾,面临一场变革,可以期盼的是,我们教师的教育教学工作将更多的自主空间,在这种自主空间里,我们往往迷茫的是,不是没有空间可做事情,而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估计大家听过刘所长讲述过南师附中校长陆一鹏“考试备忘录”的故事,这个故事至少带给我们三个问题:面对应试我们是不是够理性?我们的教育策略能创新到什么程度?我们常常在谈激发学生的潜能,可是这种激发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
  3、专题化。
  随着对各种现代研究方法的借鉴,在教学研究中,我们开始尝试同课异构,微格教室,课堂观察。在交流学习中我们采用沙龙讨论,同伴互助,专家引领。
  这些活动中,我们的体会最多的是围绕一个话题进行交流和讨论,这就意味着专题化。专题化使得我们的思维更集中,交流讨论更有针对性,也就能弄清一些问题,衍生出更多的想法。但是,它又有弊端,我们自身的许多具体的问题被忽视,被自我消化或忽视。
  因此,我们需要这样一种研究方式,它要是能够基于我们自身的,被广大教师接近的,能够引导我们解决教育教学中的问题的研究方式。——经过一年的酝酿,1996年5月南京的第一期个人课题开始启动……
  二、从个人课题到教育研究
  南京市有了教育规划“个人课题”,并随之出现了教育案例,教育叙事研究概念,个人课题的举措已经推到了第五年,我们应该看到了它在各种质疑的声音中,据我手中掌握的数据,第一期1620项,第二期2234项,第三期2727项第四期 2596项,可以看出“个人课题”在推动群体性科研活动发挥的巨大作用。
  个人课题仅仅是推动全市群众性教育科研的一项举措,就像十年前许多教师纷纷来到教育在线撰写教育随笔一样,似乎我们一瞬间突然发现,教育教学在我们的文字下可以那么智慧和美好。随着现代教育观念的发展,教师们教学研究中提倡的更为精准的是教育案例,微格教室,课堂观察等等实证性研究。实证性研究不会让我们有那种架在“空中楼阁”上的感受,那些经验在指导我们的教育实践的时候往往下不来,靠不住。
  “个人课题”的普及,不仅仅是让一批教师的履历表上更好看,某年某月某日参加过南京市的第几期个人课题。更重要的是这样的过程让更多的老师知道,如何发现问题,如何审视、剖析一个问题,提出研究落脚点和研究的假设,如何对一个问题进行文献的研究,如何设计一个有效的研究方案,这些能力比会申报课题,会进行课题结题意义要重大得多的多。
  1、亲近个人课题的两个缘由。
  ①什么是真的。
  教师是一种职业,不管如何地神圣化。它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
  正因为我们的职业需要精神的介入。所以,我们常常需要面对价值取向、观点主张,来选择我们行为,来剖析身边的教育现象。
  我们常常被“洗脑”——什么是真的?
  看看我们所经历的,社会文化和教育的发展,势必带来观念的更新,有的时候这样的更新是在某些专家主观意识作用下的。美国著名专栏作家和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继《世界是平的》一书之后又一引起世界轰动效应的新著——《世界又热又平又挤》。戴维·斯密克《世界是弯的》。
  就教育教学的经历来看,关于语文重视双基训练的问题,目标教学的问题,创新教育的问题,还有让大语文观,语文姓语的大讨论。一个观念的提出就意味着另外有不同的意见,当时,或者之后的某个阶段之后,我们会觉得,武断地全盘否定是不明智的。但是,大家都是在这种一次次的全盘否定中成长起来的。
  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可信的,什么是我的教育教学活动所需要的?我们能够给予阐释的,只有我们的教育行为上的探索。虽然这种探索在我们个人看起来是有限的,但是,把这些聚集起来,就能说明问题。
  ②什么是我的。
  教师培训,学校课题研究,往往解决的是学校的问题,教师群体倾向性的问题,由于没有针对性,对于教师个体能够接受多少?能够对我们有怎样的帮助?
  班级中有几个调皮的孩子如何处理?班上学生上课不发言怎么处理?学生作业不认真怎么处理?班上的几个家长不配合怎么处理?班上孩子的计算错误率高怎么办?班上的那个多动的孩子怎么处理?学校要求开展读书活动应该怎么安排?自己的问题却很少认真的研究研究。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的是操作性的建议。这里有两个问题,别人的经验要不不符合自己的情况,用不起来,要不是用了,好像效果并不理想。
  我们是不是丢失了自己去尝试,去寻找解决办法的能力,原因很简单,我们放弃了对教育的感悟,我们放弃了对面对问题的解决。
  在《成功无捷径——第56号教室的奇迹》一书的序言中这样说:雷夫老师将56号教室打造成一个充满欢乐、脱离恐惧的地方。
  2、个人课题研究中三个关键词理解。
  ①小。
  什么是课题的小。小是一个相对的词,它的特征是:明确可操作(研究对象,研究内容,研究方法),需求常介入,成果可量化。
  生命化教育理论下的数学课堂教学策略研究
  (包含哪些研究相关内容,生命化的教育理论有哪些?主要观点是什么?相关的数学教学策略?只要尊重学生生命体验的教学策略都是可以的?以什么维度划分这些策略,教师引导?组织学生活动?教材的改编?)
  小学高年级生活化习作教学的指导的研究
  小学数学“学习单”开发与运用——培养学生自主学习品质的实践研究
  运用故事法提高小学生学习古诗词兴趣的实践研究
  ②科学。
  什么是课题研究中的科学。
  现在在我们的老师陷入一种怪圈,一方面感慨教育科研的无用,另一方面又在自己实际研究过程中,凭着直觉的表面现象,凭自己的内在的逻辑推测出科研成果。我们期待一种实实在在的研究,我想这是于人于己有利,对教育科研的这个大环境也是有利的。
  为什么把教育研究称之为教育科研,我们想应该是由于我们对教育规律的关注,我们对研究过程中科学的研究内容、研究方式,研究过程的设计密不可分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骨子里是一种中庸的思想,这种思想要求适度,要求在完成工作中的求同,反对出风头,和冒尖,科学的方法就需要我们立足客观现实,提出自己的看法和观点,这种观点要是个性化的。
  科学性体现在文献研究开展、研究内容的确定、研究方法的选择、研究计划的设计上。文献的研究决定我们的视野和对问题相关联线索的把握,研究内容决定,我们可以预想的研究途径、方法、手段。研究方法决定了我们开始研究的行为方式,需不需要调查,需不需要进行常规统计,需不需要进行个案追踪。研究计划关系着整个研究正常化的进行,很多研究的搁浅,都与计划制定不切合实际工作,过程任务不明确有关。
  ③成果。
  很多老师关心课题的申报和课题的结题。其实,个人课题研究最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是我们平常做了什么,留下了什么痕迹。
  有机会看到一些老师,一些学校的课题报告,在研究成果的表达中不乏学校或者个人的宝贵经验,这些经验以方式、策略、途径等内容进行表达。但是,也有一些课题报告中的成果,有杜撰的痕迹,文字和研究行为脱离。很多课题没有通过评审,研究报告的成果陈述是重要的原因。
  我们需要明确:成果是对研究问题的回答。例:运用故事法提高小学生学习古诗词兴趣的实践研究。我们在成果中就要说清楚,运用故事法有没有提高小学生学习古诗词的兴趣,证据是什么?故事法是如何运用的,范围,方式,途径是什么,策略是什么?平时如何评价小学生学习古诗词的兴趣?
  3、需要养成的2个习惯。
  ①总结的习惯。
  许多个人课题,甚至是规划课题,常常出现“三动”——“开始的时候冲动,中间过程基本不动,结题的时候被动”的局面。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这里有选题、研究设计的问题,关键的问题还是我们在实践过程中缺少经常总结的习惯。
  互联网为什么提供了一个无处不在的写作空间,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网站在贴近用户需要上有了很大的变化,门户网站,论坛,博客个人空间,微博,都是这些特点的具体显现。在这些信息面前,你可以只看不说,你也可以选择只写不看,如果你有需要甚至可以把自己的文字设置一定的阅读权限。
  曾经问过一位老师,你有博客吗?回答:没有。随之,他反问我:教师为什么要写博客。教师一定要有博客才能够表现他的进步吗。是的,虽然现在市、区、校为教师博客搭建了各种各样的博客平台,甚至有行政要求的参与,但私下里觉得,一个教师有没有博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不是放弃了对自己思想的梳理,放弃了对自己成长过程的关注。
  文学家有许多对孤独和寂寞的讴歌,因为只有人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才能够反观自身,才能够让自己的智慧生长。内心的躁动已经成为一片噪音。是的,思想的生成需要一点观念的碰撞和冲击,但是更多的时候,是我们在安静的环境下梳理自己,把想法的来龙去脉弄清楚。
  我们可能不需要关心我们写了多少篇论文,我们已经参与了多少项课题,但我们需要关心和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的思考和经历。常常总结不仅仅是一种工作态度,更是一种生活的态度。
  在有成效的时候总结,在调整方案的时候总结,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总结,在学习之后总结。
  ②仰望的习惯。
  周国平在《被废黜的国王》说:人是一个被废黜的国王,被废黜的是人的灵魂。由于被废黜,精神有了一个多灾多难的命运 。然而,不论怎样被废黜,精神终归有着高贵的王室血统。在任何时代,总会有一些人默记和继承着精神的这个高贵血统,并且为有朝一日恢复它的王位而努力着。我愿把他们恰如其分地称作“精神贵族”。”精神贵族”曾经是一个大批判词汇,可是真正的”精神贵族”何其稀少!尤其在一个精神遭到空前贬值的时代,倘若一个人仍然坚持做“精神贵族”,以精 神的富有而坦然于物质的清贫,我相信他就必定不是为了虚荣,而是真正出于精神上的高贵和诚实。
  这里我想说两个人,一个是成尚荣老人,我曾经在一篇《想起你,就觉得教育不是一场懈怠》博客中这样感受他:他,是一位诗人,一位教育的诗人,他是一位专家,是一位让所有的热情与智慧凝聚的专家,那么和谐地让教育的感性与理性结合在了一起,让孩子,等待,课堂,微笑,阳光,那样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呈给每一个聆听他关于教育倾诉的人。
  还有一个是我曾经的同事,特级教师林春曹。他的人生追求:“以情感人、个性解读”是我的教学特色;“不断进取、超越自我”是我的人生追求。我自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勤勉——“梅花香自苦寒来”;我执着——“衣带渐宽终不悔”。我相信我的选择,我坚信我的实力!
  不论是在网络世界,还是在报刊上发表文章的老师们,是什么给了他们写作的动力,不能排除外界环境的压力,我相信更多的是自己内心对富有的精神世界的追求,是对自己内心世界的诚实。
  朝玉在开学的《我们应该做什么样的教师》讲座中有一句话,很喜欢“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再次和大家品味。
  后记:感觉在交流中“个人课题”的“小”以及“科学”这两个概念没有讲清楚,这与自己对教师“个人课题”研究的情况不熟悉是有关的,教师在“个人课题”研究中的感受怎么样,学校进行了哪些制度上的配合,这我们需要去连接,计划下一个阶段用座谈沙龙的机会,与几所学校的“个人课题”的参与者进行3-5次交流。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102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