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八百桥镇中心小学归来

  昨天,5月30日,应朝玉之邀,去了六合的八百侨镇中心小学
  本次活动朝玉已经在”大家语文”网发布了通知,28日朝玉又打来电话落实,看来想偷懒不去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了。
  其实,自从大厂与六合区域合并之后,也自从学校对外出听课学习进行了调控之后,能够出去听课的机会已经不多,也就常常自己有一种担心,担心自己的许多教育教学中的感受成为痴人说梦,脱离现实,要被人笑话的。
  农村小学的语文教学在呈现怎样的形态,尤其是现在农村的孩子是不是与城里的孩子存在着显著的差距,就象刚刚结束的南京市首届”七彩语文杯”美文美诵大赛一样,大赛的金奖基本上被城里小学名校所垄断,乡村的孩子已经驱赶出这些舞台,这种城乡之间的差距,已经成为让人苦涩的现实,摆在所有关心农村教育,关心教育整体发展者的面前。
  7点出门,交通也很方便,赶在7点半之前到了六合老车站,未下车,已经远远地看到朝玉站在站台双手拿着一张白纸,向每一批下车的乘客间张望,于是,下车、呼唤、招呼、微笑、握手、再握手,和已经先到的老师相认,其间特意凑近了看看那张A4大小的白纸,只见用圆珠笔纤细的笔迹上书”大家语文”四个大字。搞不清,可爱的朝玉是想让人注意这四个大字呢,还是想让我在早晨忙碌的人群中一眼认出这个举着白纸,行为稍觉”怪异”的人,因为那四个字从两米之外已经可以忽略了。
  三节课,三位女教师,三节与读书有关,一节《好书推荐会》,一节以母爱为主题的《哦,妈妈》阅读交流与指导,一节阅读兴趣小组活动展示。八百桥镇中心小学是重视这次活动的,做了一些准备活动,努力地想展示学校最好的状态,毕竟参加会议的有市、区的教研员,以及来自外区县的同行们。
  活动最后,学校由一位戴校长做了工作总结,对学校的工作回顾很实在也很简练,没有过多的雕饰,陈述学校在学生阅读活动中所做的工作与自己对学生阅读中存在的功利性,学生是否拥有读书快乐,并取得发展的反思。
  之后,市教研室高老师对活动进行了总结,她依旧那么动情,对这一次活动,对孩子的阅读,对阅读与做人,对现在的教师,满怀着感谢、关切与焦虑。
  活动过程中,自己有这么几个疑问。
  在好书推荐会上,孩子们举起的书品味都不错,从科普类、童话类、经典美文类、人物传记类,班上的孩子都能举起不少同类的好书来,我倒关心这些好书别的班上的孩子他们有没有?自己暗自思考,如果课堂上让孩子们说说自己怎么拥有了这本书,自己怎样花时间读完了这本书,比我们手中的书可以分为哪几类,可能要重要得多。
  农村的孩子是怎么买到自己喜爱的书,虽然我不知道现在的乡镇里是否有了书店,推想很多孩子是不是过节、假日的时候有机会跟着父母到县城,这时候的购书应该会充裕一些。
  在《哦,妈妈》阅读交流与指导中,想听一听农村的孩子与父母之间的感情表达的方式,情感交流的方式,可能这些孩子来自这个镇中心,父母在田间的辛苦劳作已经不多,参与家务劳动也如其他孩子一样已经被家长代替。不过还记得,课堂上后排的一位女孩对妈妈哽咽的感恩,老师也努力地想多让她表达一些对母亲的深情,结果因为孩子情绪太激动,老师失望地让她坐下了。其他的孩子,语言都很诗意,只觉得缺少了一点自然。精读与泛读,属于阅读技术的问题,是先谈技术操作,还是放手先让孩子阅读,结合学生阅读行为再告诉孩子们哪种情况是精读、泛读,什么时候我们需要精读与泛读。教学的价值观不同,选择也就会不同。
  在后来的阅读兴趣小组活动展示中,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与孩子们的拍手歌、跳皮筋结合起来,很适合孩子。
  最后,一个想法,老师在制作课件的时候是否要多注意整个教室里的孩子,字体的设置、画面的安排,后排的孩子是不是能够看清,孩子们会不会被多余的画面打扰,煽情音乐是不是也要注意音量的高低,毕竟我们拿出来的东西是希望孩子们首先要能够看清楚,看懂,听明白,再让他们感觉到美的存在。很多时候,心中只要有学生,我们的许多教学行为就会有很大的不同。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173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