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舞蹈

  女儿考上高中,开学不久,学校有一些社团,她想参加,她征求我意见,我问了一下有哪些社团,有学科学习辅导交流的,也有一些文艺方面的。想了一下,问女儿:你想参加哪一个?她告诉我她想参加舞蹈社团。当时第一个意识就是担心会影响学习,毕竟高中的学习是一场残酷的战争,如果度过这三年,我没有十分的把握。考虑了一会,还是同意了。
  后来,有一次和她在西餐厅吃饭,她说起了自己的小学生活,说起自己的同学张紫薇,女儿说都亏了她,是她让自己从一个站在讲台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的胆怯中走出来,慢慢地不再害怕,课堂上能够大胆地举手。突然间,觉得自己当初支持她参加社团的那个决定是对的,作为父母无法给她全部,她要与这个社会接触,她要身边的人接触,她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认识自己。
  参加了社团后,很快到了年底,她开始告诉我他们为元旦联欢备战的事情,开始说如何如何费尽心血寻找训练的地方,后来社团中的又一位同学因一些原因离开,大家又如何互相鼓励打气,坚持着完成了最后的表演,虽然不是很满意。
  后来,看到女儿同学手机拍来的视频,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今年,一晃又近新年,临近新年,听到女儿回来说,今年的元旦她们的社团有排练了新的动作,显然这次的排练演出顺利多了,没怎么听她回来唠叨,有一天回来告诉我,她们的节目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获得了一等奖,于是,就有了参加区德育年会学生社团会演的机会。
  会演的那天,请了假,到了会场,在高高的看台上一遍遍的寻找,在一群孩子中间的她看到了我,向她摆摆了手,她离开座位,靠着栏杆告诉我她们演出的场次,问我什么时候剪断了头发,怎么这么难看,把我唤到近前,俯下身子,伸手帮我整了整她认为不满意的羽绒服的帽子。
  节目排在第五个,大约就5分钟。8个孩子,三个男孩子,五个女孩子(让其中的一个女孩子客串了一下男生的动作,女儿告诉我,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几个动作设计得还真有那么一回事,按照女儿的话说,那是很闪的动作。
  参加社团,不能够清晰地知道给了女儿什么,看着她偶尔兴致露一手的“秀”,屁颠屁颠跟着她到商场里的一家街舞俱乐部看热闹的一帮子年轻人的表演赛,看着她勇敢地站在观众面前自信地舞蹈,看着临近她生日的时候,隔三差五地带回一些小玩意在书房里摆满了一地。
  生活,除了学习,很多东西要她去学习去接受,去承受,去争取……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