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SA夺冠后的教育思考》的再思考

  一早,收到一份分享的文字,关于上海PISA测试夺冠后引发思考的一组文章,很有兴趣,也很感谢。或许是作为过去的小学语文教师,对学生的阅读能力的培养有一种敏感。
  上海PISA测试夺冠的消息,我最早是在上海闸北八中校长刘京海的报告中知晓的,那是在去年年底的长三角湖州论坛,刘校长漫谈式的讲座很有启发性,记得他对这个夺冠的态度是谨慎的,他认为对测试结果的盲目乐观是不适当的。
  关于这次PISA夺冠后引发的网上讨论很多,大多集中在如何正确评价学生的阅读能力,如何看待测试中发现的自主学习能力低的问题,
  美国《纽约时报》当日报道中援引里根政府时代美国教育部官员芬恩(Chester E. Finn Jr)的话说,他对上海学生的考试成绩感到震惊,这使他又有了当年苏联抢先将人造卫星送入太空时美国人的震撼感。
  PISA测试的核心并非知识掌握多少,而是如何将这些知识灵活运用于生活之中,是一种多维度的评价。身为PISA中国上海项目组组长的张民选教授却一再称要“理性对待测评结果”,测试结果表明,上海课改的方向是正确的,还需要继续深化课程改革,同时改进上海基础教育评价体系。
  1、PISA测试仅仅测试的是上海地区的教育水平,不能也无法说明中国的教育取得了“令人欣喜”的骄人成绩。作为中国发达经济的地区,上海在教育上的投入与管理还不能代表中国的教育成就。
  2、三个“第一”并不足以乐观。引发讨论的焦点是很有冲击力的这样一句话“在全球65个国家和地区中,上海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三项指标得分中均名列第一。”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在65个参加测试的国家和地区中,上海学生报告的每周校内上课时间位于第14位,校外上课时间为第9位,校内外上课时间总量位于第12位。上海学生在学习策略运用中,概括策略指数接近OECD平均值,理解和记忆策略指数高于OECD平均值,但自我调控策略为-0.28,低于OECD平均值。学生课业负担仍然偏重,上海学生在阅读图表、表格、清单等非连续文本上表现相对薄弱。
  3、男女阅读差异的问题要理性对待。在这次测试中男女生得分的结果和其他国家测试是一致的,这里面有生理因素的影响,教育环境性的影响,应该承认这种差异性。把这种差异作为人的阅读能力发展的阶段性特征来看,还是当作阅读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来看?我们需要进行追踪性的研究。不过,值得关注的是,我们在阅读的内容与题材,阅读活动的组织方式上,应该注意到男女学生的差异。
  4、如果关注阅读的实用性值得研究。阅读的实用性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它和阅读的“功利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从许多反思PISA测试的文章中可以看出,关注“要教会孩子阅读的能力,教会孩子从不同类型的文章中获取信息,以满足自己不同的目的需求。”我们需要注意到“阅读素养与管理的非线性信息结构有关,即如何建立自己对信息的主观反应。”这种“主观反映”其实质一种是阅读的自主性,一种是在建立生活基础上的阅读的实际意义。我们在关注学生“缺乏汲取大量信息资源的能力,不太会读图、读表等非连续性文本,不善于自己选择、判断、反思阅读材料的重点、难点。”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更要拓宽教学过程中阅读视野以及现代社会发展对人的阅读的要求。
  5、在学生阅读活动中我们要关注什么。一次PISA测试引发的研究话题很多,有教育决策意义上的教育均衡的问题,有阅读课程中教材编写的问题,有阅读教学方式改革的问题。但是,对一线教师具有现实意义的是什么呢?
  首先,如何通过活动使得阅读成为需要。外出时候旅游地图、景点说明、网上历史传说社会文化背景……环境污染情况的调查、访问、表格的编辑、文献资料的收集……这些都可以成为阅读的素材。在浩瀚的网络信息面前,不是缺乏资源的问题,而是没有丰富的生活让阅读成为生活需要的机会。
  其次,阅读的视野需要修正。自己的教学经历告诉我,让男孩子阅读童话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而我们一谈阅读就是那些经典的小说、童话、散文、故事,不读四大名著就觉得“遗憾”的心理,让孩子们的阅读局限在有限的内容和题材之中,“图画书、漫画书和报纸中的漫画、技术或机械类图书”也同样值得阅读。这种阅读更多地关注了学生的处理、筛选信息的能力。
  另外,阅读的交流形式需要重视。个人的阅读是一种信息获取,真正的内化需要通过交流才能够得以实现。但是,单一的写读后感,开读书交流会,进行朗读、讲故事比赛,已经不能有效促进阅读的开展。辩论、访问、实践活动等都是阅读的形式,还有哪些形式,这需要我们在工作中创新、探索。

  2011年3月21日星期一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