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过往

  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习惯性的转头透过厨房的玻璃窗,俯视着楼下一排梧桐树的树顶,或注目,或侧目而过。
  已经四月底了,梧桐树已经到了飘“毛”的季节。黄绿色的一片片新叶重重叠叠,已经掩映住了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几次在想,如果从冬天开始,自己动动手指,用手机记录下这一株株大树,从光秃秃的枝干到绿叶繁荣的影像,或许时间就在这几张照片里了。
  是的,这样的改变对现在的我既是那么地渴望,却又莫名地感觉到在无奈中那一种心痛。
  已经快半年了,很快,也很慢,仿佛是一个扣,一次次地努力地尝试着徒手把它解开,一次次地升腾起希望,一次次在轮回的清晨和黑夜中醒来,发现没有解开的扣还在手里,捆住我的双手,蒙住了我的双眼。
  随着“十二五”的来临,工作的内容也在悄悄地发生着改变,对那些所谓报告的阅读中,让我常常觉得自己悬置在高空,那些拼凑的文字让人窒息,让人找不到与脚下的土地有多远,不想文字成为一种游戏,不想教师的行为成为一种敷衍和作假,可是,我知道自己距离着流淌着孩子们欢笑的课堂已经很远,很远了。
  此时此刻,才真的明白,甘于文献阅读人需要怎样的一种胸怀,需要怎样的一种守住寂寞的力量,需要怎样具有穿透力的视野。
  岁月,在过往,宛如,看着从眼前出发的列车,慢慢地启动,越来越快,越来越远……但是,至少我明白,不管在哪里,我始终与你站在一起!

假如爱有天意(钢琴纯音版)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