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烟火

  今天,或许是一个吉利的日子,从落日西陲开始,就断断续续传来了鞭炮声。吃过了饭,坐在客厅的黑暗中看见对面楼群中不停地升起的一束束烟火,有艳丽的光闪过。   其实,一堵墙,一扇窗,就可以把两个世界分割,外面是欢声笑语,里面是默然安宁。人的眼睛是很有意思的,在与客观世界之间,总是隔着什么,或者是有色的玻璃,或者是能够放大的镜子,对一些人,对一些事情,对一些时间,或者放大,或者缩小。正是因为这样的过程,才使得我们是我们自己,不是别人。   杨绛的晚年始终保持“只是一滴清水”般的日子,拒绝让自己的生活放在人来人往之中,拒绝那种“肥皂水”的状态。这是杨绛的生活,她把所有生命中艳丽的颜色都融汇于心,让它成为一眼汪汪的泉水,清澈而源源不绝。在这样的生活面前,我们只有心怀崇敬地去聆听,去感受柔软外表下的神圣和强大。   我们的眼睛里充斥了太多的颜色,充斥了太多的被虚幻的影像,就像此时此刻腾起的烟火,片刻之间,留下来的只有烟尘和画面,不管它曾经如何绚烂多彩,不管它曾经如何光芒四射。是的,在我们眼里只是防备了那些浮华和娇艳诱惑,可是在寂寞、孤独、绝望面前却心甘情愿的被征服,沉迷其中,不愿意醒来。   就如我一般,坐在夜色渐渐来袭的客厅,在繁华与清冷的落差面前久久不能沉静,因为我知道,只有内心安定下来,才会找到自己,才能够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中该往哪里行走。   周围一片烟火,而我在城市的角落缓缓独行,等候着与你的相遇,安静而美好……

  2011年5月28日星期六

桜雪 – V.A.

阅读::63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