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囊与写作——读蔡崇达《皮囊》

  拿到蒋崇达的《皮囊》,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关于身体与灵魂,生与死的书。
  花了一个多星期,阅读完了,印象最深的还是作者关于皮囊与写作的经历和剖析。
  《皮囊》中试图“留给我最好的遗产”的阿太,《残疾》在病痛中挣扎了8年的父亲,《重症病房里的圣诞节》中“一不小心”不见了的漳州阿伯,“可惜心脏连在一起”的一对婴儿,“再也没有见到”的在圣诞之夜为病重的父亲放烟花的儿子,《张美丽》中张美丽的“无法安息的灵魂,将没处安身,只能四处游荡”……
  这本书里,蒋崇达向我们传达对生命这样的一种认识,人的肉体与灵魂是分离的,人的痛苦不是肉体的疼痛,而是灵魂在外界的折磨面前变得脆弱和敏感,变得胆怯而绝望。文中阿太对生命的理解是,“肉体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伺候的”。
  可是,人拿来用的肉体是脆弱的,小如尘埃,这无需伺候的肉体在很多不测和疾病面前常常那么不堪一击。
  我不是悲观主义者,面对现实和身体的不确定性而患得患失,怨天尤人,我也不是精神至上的唯心派,去认为精神是能够抵挡一切坎坷的法宝。虽然有被身体拖累的时候,渐渐地明白拿来用的肉体也不能任意挥霍,面对被疾病捆绑的脚步,我们可以一点点地松开似乎是死结的锁扣,让窗外的阳光把自己的生活照亮,面对如此深爱自己的亲人,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呢。
  一个人皮囊再美也砥砺不过时光,照顾好拿来用的肉体,让向着阳光的灵魂能够生长、花开绽放,这或许是我们可以选择的生的方式,面对死亡的态度。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场不知道终点的挣扎和抗争,你可以选择释然,顺其自然,灵魂和肉体好好相伴,累了、痛了就坐下歇息,只是不要感伤。
  关于写作。其实对于我来说,顶多算是生活的记录吧,在记录中面对这纷繁的世界寻找自己,让灵魂变的安静。或许,这些文字最终会随着这片网页载体的消失,灰飞湮灭,就像在网络大潮中被淹没的“大家语文”一样被丢弃,很快被人忘记。但是,我们仍爱记录,愿意“再过一遍。过一遍自己,也试着过一遍他人。把栏杆拍遍。把心再伤一遍。”——李敬泽。
  每每阅读安妈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的《安安成长月记》,让我感受这种记录的意义,“写作不仅仅是种技能,是表达,而是让自己和他人‘看见’更多人、看见‘世界’的更多可能,让每个人的人生体验尽可能完整的路径。”“这是对路过生命的所有人的尊重,这也是和时间抗衡、试图挽留住每个人唯一可行的努力。”在那些文字看见的画面和挽留的岁月中,我们感受到了什么呢?是一个母亲呵护着生命成长的快乐和幸福,烦恼和担忧,这一切动力和意义都源于什么呢?
  爱,爱身边的人,爱生活,应该就是记录和写作的力量源泉,也是我们记录的意义吧。

  
  2018年8月19日

相关文字

无法记录
阅读 39
  一直,无法写点什么。思绪,总是混乱的,不像清澈的天空,也不像清凌凌的河水。一直站在人声嘈杂的街口,不知道下一个时刻,会有怎样的景象出现,不知道下一个时刻,...
感受爱的呼唤—听刀郎的《爱是你我》...
阅读 17
  引子:前几日,偶然的机会,老毕的星光大道,一首《爱是你我 》,感动,网上有刀郎演唱的版本,听了,收藏。   爱是你我 - 刀郎&云朵&王汉仪   爱是你...
爱,是不是让我们学会了表达
阅读 31
  不管是学生时代,还是有空外出开会的时候,有兴致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在街道上慢慢地走,在陌生的城市,你会发觉自己在世界的一个角落,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意的角落,...
优美的文字不是案例与叙事的第一要务(3)...
阅读 45
  三、案例和叙事推动了什么?   首先,我们需要思考案例和叙事的写作解决了什么问题?   积极推动老师们写案例叙事,体现了教师作为研究者,教师个体作为研究主体...
阅读:56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