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飘香的日子

 
  

2007年3月31日星期六

  今天星期六,参加一个教材培训的会议,上网浏览看到一幅槐花的图片。哦,春天到了,该是槐花挂满树梢的时候了。
  于是,又想起小时的乡村生活,想起屋子前面的一棵高大的刺槐树,想起站在树荫下,仰面看着树上坠满洁白槐树花的时光,想起掰开柔滑的花瓣,抽出花心甜甜地放在口中的经历,想起每天在树下来来去去的日子。
  小时候的我是不贪玩的那种,记得那时的学习也不这样紧张,作业也不多。老师封了一个学习小组长的头衔,放学回来常常轮流着去一位同学家,学习小组长开始”监督”大家写作业。村子里的叔叔婶婶们常常看不到我,以至于常出现在大人们的口中作为乖巧听话的榜样。
  已经记不清,那么多的日子自己拿来做了什么,奶奶在世的时候常说我喜欢在路边,在沙堆旁,找石头。我记得自己喜欢看小人书,用心地攒了钱,买了一本本自己喜欢的小人书,那个时候的小人书绘画精美,至今还记得张飞、赵云、关羽的一招一式是那样的细致传神,这些简单的线描,在现在的绘本里是很难看到的,现在的绘本鲜艳多彩也多了许多搞怪与低俗,如果让那个时候的我选择,我想我还是会喜欢我的小人书吧。
  还记得小时候喜欢约上几个亲近的孩子去小沟里抓螃蟹。清清的水,绕过水草小溪般地流着,拨开草丛,或者搬开石块,就会出现一个隐蔽的洞口,如果运气好的话,一只螃蟹潜伏在眼前,手疾眼快摁住了,喜滋滋地放在带来的口袋里。不过大多是要我抓起小铲一路挖下去,如果越挖洞越大的话,抑制不住的狂喜就会流于言表,肯定不虚此行!最扫兴的事情,深深地掏到洞底,突然发现旁边一个侧门,唉,白忙了一场,给这家伙逃了。
  还记得,屋前一大片菜地,奶奶在每个季节总能把新鲜的蔬菜放在我们面前,可是担水浇菜的苦差事,让人那么地叫苦不迭。
  还记得屋的左边的水塘,淘米的时候总能看到小鱼米箩边自由地游来游去,聚精会神地慢慢提出水面,总能看到一两条进了”天罗地网”。
  还记得,暮色中,绿树掩映中,和着缕缕炊烟在村子里飘荡的催促孩儿归来呼唤声。
  ……
  屋前的槐花树,我的童年,亲近的乡邻!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