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一样的17年!

2007年5月8日

  17年前我离开了他们,17年后再见,他们已经为人母,为人父;17年前端坐在课堂里,清澈的目光里写满了期待与信任,17年后围坐在酒店里,已过而立之年的他们目光里依旧是期待与信任。
  若不是,容颜易改,闭上眼,熟悉的话音之中,恍然昔日重现。
  岁月是平静的,许多激动人心的日子在晨起暮落中漂洗,难忘的画面被记忆剪辑放大。今天,在平静的一个子里收藏了17年的记忆一下子释放在我的面前,如一瞬之间,进行了一场天翻地覆的改变,瘦瘦的男孩子已经是魁梧的小伙,清瘦的脸颊已经显出而立之年的富足,文静的小女孩已经是成熟与自信!来的这十来个人中,有工人、教师、职员,部门主管,还有自己创业成功的老板,30岁,正是人生的巅峰。
  细细辨认起来,脸型、微笑的嘴角、说话的音色,或者是梳理的刘海,一举手一投足,和他们在一起的情景一叶一叶地从记忆深处浮现出来, 虽然已不连贯,但是无法抗拒:山头上的野炊,班级单独组织的春游,暮色中把一个个孩子们送回家,作业中歪歪扭扭的字迹,严厉的批评,教室外长长的走廊……
  已经回想不出自己在课堂上的样子,孩子们还记得我上公开课时,满脸通红的窘迫;已经记不起是不是对他们很耐心,我知道上了心的年轻人遇到问题常常会变得急躁和任性,希望没有这样的急躁与任性给他们留下了伤害;已经回想不出除了野炊、春游之外的班级活动和他们在一起的情景,只是依旧感应到,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真诚地希望他们快乐;看着他们的毕业照已经不能叫出每一个孩子的名字,可是一经提醒就会出现一张可爱的面庞,还有他在教室里座位的位置。
  如果安静下来,把记忆的闸门打开,想起时天刚的作业本,想起坐在后排做小动作的高志勇和王悦山,想起我的课代表高路路,想起细高个儿的王强与朱文秀,想起溺水的张洪,想起背上崴了脚的胡晓妹……
  听到有人说过,做班主任就好像是谈恋爱,第一届学生更像是自己的初恋。美好的事物一旦披上悲剧的外衣就让我们走进诗意的世界,把数年的温馨影像凝固在记忆里,为自己平凡的一生加温。感谢这群孩子,因为他们,我曾经那样执著地把青春的热情倾泻到工作中去,因为他们,我爱上了讲台,似乎一生走不出它的周围。
  最后,愿再一次念一遍他们的名字:高路路、陈行鹏、陈胜卫、潘霞、陈晓玲、陈晓妹、王强、何光煦、陈先阳、喻先顺、陈先娥、杜春云、王悦山。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