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爸爸,我可以得一张小贴画吗?”“嗯,好呀,你说说,爸爸为什么给你小贴画呢?”“今天,我吃饭很好!”“今天,我拉着小平阿姨的手了!”“今天我上课没有乱跑。”“今天……”

 

  安安从托班开始,对小贴画一直情有独钟。还记得,三岁的安安从伢伢乐得到第一枚小贴画的回来的那个场景,在楼下就呼天唤地地呼唤着:“爸爸,看,我得了小贴画啦!”那时候,老师是把小贴画贴在脑门上的,看着他仰着头快乐的样子,仿佛是得到了多大的夸奖和肯定。
  从托班到小班,小贴画从脑门贴到了手背上,小贴画从五角星到小苹果到小红花,颜色与图样也丰富多彩起来。可是,调皮的安安哟,在幼儿园常常尝试规则的界限,能够从老师那里得到小贴画的机会也渐渐少了,有的几次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如此一来可不行,和安安妈妈商量,我们在家里也来一个小贴画奖励游戏吧,于是有了从1.0的小贴画,到2.0版的冰箱上各色的小星星磁贴,到现在3.0版的展板上的绿纸条和红纸条。从幼儿园到在家里,从生活到学习,表现好的行为就可以奖励一次,只要攒够了一定数量的小贴画,星星,绿纸条,就能获得自选的奖励。
  在老师眼里,安安是一个平凡而有点顽皮的孩子,常犯错误的孩子自然得到的批评多于肯定,这种对自我常常陷入否定环境里的孩子,好的行为和习惯的养成是不是会缺乏动力呢,我们不敢等待,更不敢尝试。发现他的善良和向好的一面,肯定他的自我调整和约束的努力,是我们能找到的唯一途径。
  这更让我思考,一个班级中中等学生的发展问题,校园不是社会,不应该上演优胜略汰的残酷,我们应该赋予每个孩子发展的空间,不仅仅是满足他发展的需要,而是能够找到推动他发展的加速器,我们是不是不能吝啬有针对性的表扬和肯定,是不是让每个孩子找到在校园里能够乐此不疲去做的事情,对孩子更为有益呢。
  想起自己做班主任的时候,选择的班级制度规则常常倾向于整齐划一,所有的制度规则面前一视同仁,一定要分一个高低优劣,这样设想,优秀的会更多激励,后进的会迎头赶上。现在回想起来,是的,不能排除有着一些不甘落后的孩子,能借此奋发图强,但,更多的孩子是徘徊在排行榜的末尾,难道要让这样的生活留在孩子的成长经历里吗?
  每天放学回来,每天晚上“上课”结束,让小小的一枚贴画,成为安安在努力的一个见证吧。

2018年10月30日星期二

 

好宝宝

相关文字

诗意的教育──以感动的眼神看教育
阅读 111
思い出をありがとう - 坂本昌一郎   教育是要有情境的,在一定的情境中你才能体会到教育的妙韵所在,每一个懂得教育精妙的人,无不把那些教育...
面对教育我们怀有怎样的情怀——读《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
阅读 128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是浙江教育报刊总社《教育信息报》副主编,兼《教师周刊》主编吴志翔的作品,以《教育信息报》“塞林说新闻”为基础,结集而成,作者感觉自己...
面对理想,教育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阅读 33
丝绸之路 - 喜多郎   渐渐地我们不太愿意触及自己的教育理想,倒不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憧憬美好的教育未来,只是因为面对目前教育中的许多自己...
《PISA夺冠后的教育思考》的再思考
阅读 104
  一早,收到一份分享的文字,关于上海PISA测试夺冠后引发思考的一组文章,很有兴趣,也很感谢。或许是作为过去的小学语文教师,对学生的阅读能力的培养有一种敏感。...
阅读::169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