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调皮蛋”在一起

  


飞雪玉花-净友

 

  引子:在好友李老师的空间里看到一段关于和“调皮”的孩子打交道的日志,面对李老师有爱心的发现、期待,当时敲下一段留言,事后看着家里的“调皮鬼”,想想还有一些想说的话,可以把这个话题再说一说。

  不论老师,还是家长,遇到一个调皮蛋,对自己的教育观念和智慧是一场考验。自己的娃(也包括讲台面前的娃),晓得生气发火无用,往往有害,可是还是忍不住的发火,音调高八度,声嘶力竭,形如“恶魔”。

  其中的原因有三:1.屡教不改,简单的一个下车不乱跑,早晚刷牙不乱跑,说了好几次,依旧故我。2.层出不穷,今天和同伴发生冲突,明天弄坏了一个玩具,让你应接不暇。3.神情不对等,你语重心长,庄重严肃,他却左顾右盼,心不在焉,给你来一个嘻嘻哈哈,所幸安安还小,不敢顶嘴。

  在生气的时候,人容易忽视一些事情,我们是否静下心来想过,我们或许忘记了些什么。第一,孩子多么想得到你的赞扬,言下之意,孩子是想成为一个好孩子的,家里的“调皮鬼”竟然上演了一出从垃圾桶里捡小贴画的事件,可想,小家伙是多想每天能多得几枚小贴画呀;第二,在你发怒的时候,孩子记忆中是你发怒时可怕的样子,而不是你想让他改进的行为,看着他眼睁睁的看着你的眼神,不是告诉你,我在听,而是告诉你,我很怕。第三,人的转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说到做到的是成年人的思维,对于身体、心智成长中的孩子来说,一些行为的转变是需要来自老师、家长、自身的多方面的努力。李老师日志中调皮的小L同学,上课乱动,有着规范习惯及自控意识的问题,如果深入研究,这样的孩子是不是神经系统兴奋性较高,表现多动,行为的自控对这些孩子来说,应该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安安妈常和我讨论安安的教育问题,我一方面觉得教育是一个慢动作,不可求之过急,但又有一丝担心,时间不等人,幼儿园,小学,中学,每个阶段都会出现一些问题,如果不把现在出现的问题解决好,问题是不是会越聚越多;其次,我们处理安安的问题方法是不是合适,耽误了问题处理的最佳时机,以后再解决难度会不会更大。

  不管怎样,还是要“让他们更快乐地成长”,想一想,有这几点要提醒自己注意的,第一,想一想我们要什么,怎么评价一个孩子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问题,孩子不应当有好坏之分,具体行为的养成要比笼统的要求有用的多。什么“要认真上课呀,要和同学好好合作呀”,不如要求下车和奶奶牵着手进幼儿园,上课坐正,吃饭时候不说话来的具体,一段时间几条具体的要求,有形,可控。2慢慢来,多与奶奶与老师沟通,了解情况,和孩子共同看到自己的进步,做好调控。3多鼓励,毕竟孩子要在肯定中找到自己,获得动力,老师工作忙,家里的小贴画可以取到一定的作用。

  现行的教育体制下,每个“调皮鬼”的成长对每个家长、老师、孩子自己 来说都是一场“苦难”的历练,每个孩子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不一定是优秀,但一定可以做最好的自己!与这样的娃儿在一起,是上苍给予我们人生历练的一份恩赐吧。

  附:

  转李老师的日志:

         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调皮”绝对不是他的初心,只是有时在一些约束面前,他无法让自己做得更好。小L同学从开学以来一直比较好动,小脚盘在凳子上垫坐的是他,上课动手动脚掀翻桌子的是他,坐空凳子漏坐在地上的还是他……尽管在严格的要求下,他已经进步了很多,但同学们都在进步,所以他的一些行为在纪律班长看来,同样是需要帮助改正的,所以几乎每天放学时,他都会被留下,最后一个离开。

         今天,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第三节课结束,就得叫孩子们收拾书包排队放学,当大家都在急着收书包时,小L却站在座位那儿,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着眼睛反复念叨着什么。从口型中我仿佛猜到了他念的内容,便打断了他,问个究竟,结果,果然被我猜中了。原来,他觉得自己今天很庆幸,没有被纪律班长点名,心里暗自高兴,念叨:阿弥陀佛/偷笑 孩子,菩萨真的会保佑吗,只是你比昨天进步得更多而已。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孩子都是优秀的,在孩子成长的路上,我们可以多给他们一些宽容,让他们更快乐地成长!

       向李老师学习!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