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车

  

  引子:昨日,安安下午放学回来,又缠着我玩,今天我们那就拼车车吧。 于是,那些白的、绿的、蓝的、黄的、红的梅花片拼出了长长的一辆三层“汽车”,举在手中,高呼:“高级巴士汽车!”嗨,他又啥时候见过双层巴士了呢?

  从蹒跚学步的娃娃开始,人就开始劳碌的人生,不停地奔跑向前。我这一路跑来,回头看看,那些劳碌的过往,恰如行车。

和“肺移植病友群”在一起的日子

  引子:在网络中看到一段话,触动了我,转过来,留存:
  人生无常,前三十年一帆风顺,千娇百媚万人迷。突然有一天就告诉你,下场时间到了,收拾东西赶紧走。那些遗憾了多年的恋情,心心念念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羡慕嫉妒却永远得不到的财务自由,不堪忍受却又迈不出的眼前苟且,还有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的我想要的生活。在一刹那通通被按下停止键,只剩 “活着多好!”人生如果有“如果”,只求再三十年时间。

  记得还是2013年在江北人民医院住院的时候,幸遇病友张君大哥,在与他交流他治疗过程之余,他向我推荐了这个肺移植病友的QQ群,后来出院后在他的推荐下加入了这个圈子。于是,每天大多我都要打开这个群看看,听听大家都在聊些啥,了解一下肺部疾病治疗的信息。

从今天起,喂马,劈柴……

  夏天的日子经不起秋天的风,一阵一阵的吹,凉了,季节的转换,冷暖的交替,收走了心里的一点忙乱,更让自己安静下来。
  很多时候内心深处面对过去的这四五年的时光,是排斥的,使我至今无法去清算这几年往来医院病房的次数。这种惧怕和抵触,是因为它历经坎坷,让我人生这样近距离地面对生与死的跨越,让我在坠入黑暗的无底深井的绝望中惊醒;是因为它完全颠覆了我的生活,从一个享受工作的人,摇身一变成为一个足不出户的宅男,是因为它让在病痛中陷入慌乱的我,面对医生无情的鉴定中一次次地后退,在步履艰难中一次次地无计可施,无奈地等待奇迹的出现。

坚持

  [悠然·守望角]上线已经快有20天了,断断续续地在做一些网站的优化和调整,首先是网站垃圾注册、评论、留言灌水;其二,PC与手机端自动识别浏览;其三,留言本功能优化,识别游客和会员身份;其四,界面的美化和调整。其实垃圾注册和灌水的行为算不上什么恶意,或许是这些陌生的客人把它作为一次技术的尝试,而我的网站不巧,做了他的小白鼠。感谢那些网络中有许多分享经验的高手,让自己在借用他们的智慧中学习,尝试,然后运用到自己的网站中去。
  曾经有过更换到WordPress的想法,想到数据的转移,PHP及SQL的学习,那将是一件长时间,也很劳神的事情,精力有限,还是继续PJBLOG吧。

一路的风景

  5月到来了,接连几天到了办公室,开始接触到一些具体的工作,慢慢进入工作状态。
  过去的四月,是悠闲而担心的。悠闲的日子里,8点多起床,每天看看书,看看电视,或者买菜,做饭,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怀有身孕的丫头行动越来越不方便了,但还是坚持着上班。每天,开始有些担心,除了因为宝宝的长大带来她身体的不适外,上下班的行动能力和生活节奏也在悄悄地发生改变,让她经历着诸多的烦恼。

千百次的回眸,今生今世的相遇

  
  我一直想告诉你,那是一次昏迷之后,在潜意识的混沌之中,演绎了许多关于我们俩的各种各样奇怪的梦,那种真实的情感体验让我深陷其中,分不清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现实。醒来后,竟然还是那么清晰地久久浮现在脑海。
  记得最深的是关于我们相遇的画面。当时,我一个人面对浩瀚的苍穹,无边无际,抬头只望见点点星辰,一架耸立在空中的高塔等着我去攀爬,很高很高,很不好爬。当时,我手里拿着一张你坐在薰衣草花丛中的图片,不知为什么是这张图片,也不知道它是怎么来的,朦胧中只是记得你的面容和那闪着亮光的淡紫色世界。当我一步一步艰难地攀爬到高塔之上,开始眺望那一道又一道划过的流星,因为它会带着你来到我的身边,和我相遇。就那样地等待,祈盼,直到老去,一切归零,包括生命和记忆。于是,开始下一次的攀登,下一个生命轮回的等待。

重新,开始

 
  母子两个人回了湖北老家,今年的夏天格外的热。在这样的天气里,一个人在家总得安排自己做些什么,想到了网站。
  随着『教育科研网』因为刘所的调离市教科所,走向关闭之后,今年『大家语文』也随着市教研室的淡化,渐渐地被冷落。同样,由于单位服务器管理老师的变化及我病休在家的种种因素,『悠然之家』也在3、4年前打不开了,那是我正不停地往返在住院,休养,住院的时候。实在也没有精力来应对,料理它了。最失望的是今年6月份,因为个人注册和空间匹配不符合国家对网络管理的要求,工信部对我的备案号也给予注销。

云南,雨

  近了六月底,听到学校老师在传暑假旅游的地点会安排去云南。到云南,自己说不上来是喜悦,还是不安。我知道,云南的风土人情对我来说,始终具有着一种吸引力的,漓江的水,昆明的石林,浪漫古朴的丽江风情,气候变幻莫测的玉龙雪山。那种你需要走近,就会被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屋一石,所感染。可是,我担心,出院不久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高原的气候,被医生说的很不好的心肺功能是不是能够适应那里的高海拔。
  一切,只有面对了才能够知道。
  我还是坚持报了名,很快旅游的时间也确定下来了,7月11日凌晨,南京飞昆明的航班,中途在长沙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