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登的境界



  这一辈子,(嘿嘿,有点夸口了),长这么大,对高山有着独特的情愫。
  对于登山还记得这么三件事。第一次,那还是孩提时代,到远在安徽铜陵的舅舅家,记得那好像是一个不大的集镇,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什么都是新鲜的。出了火车站,在一家工厂里绕了好几个弯,舅舅家是一排平房的最南面的几间。旁边就是一大片旷地,是农田?是菜地?已经记不得啦。一下子吸引我们的,记得是我们惊讶地发现远方竟然有一条连绵起伏的山脉,高高地横在我们的远处。正对舅舅家是一座入云的高峰,很是巍峨。缭绕在山尖的云,似雾,似雪,让人充满了无尽的遐想。
  我和小弟这两个来自平原地区的孩子对此不约而同地顿生好奇。爬山?好主意!一个下午,吃过饭,偷偷出门,远远地看着隐隐约约的一条如带子一样的登山小路,想象着自己如何奋力攀登,把高山踩在脚下,那种自豪和得意,激情澎湃。
  一路连走带跑,穿过一道道田埂,半个小时过去了,才跨过几条旷野小路,一个小时过去了,最近的一个小山包才到眼前。又一个小时过去了,怎么山峰还在远处?和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回吧……小白鞋上踩着一脚泥巴,披着惨淡的夕阳,挂着扯破的裤脚,回吧……
  这是第一次和山打交道,连雪的影子也没照面。回来还有一番痛的记忆,哈哈!
  从此知道,“望山跑死马”的古训。有道理!
  第二次,是刚刚从晓师毕业,和我上铺的兄弟一起登黄山。一次壮烈的记忆。这一次我终于把高耸入云的高山踩在了脚下。面对滚滚云海,那一份惬意,那一份惊叹,一个词:“舒畅!”当自己手脚并用地登上莲花峰,那可是黄山的最高峰!说老实话,那份小心翼翼还是有的,小命要紧,小命要紧。
  挎腰挺胸,放眼望去,云遮雾盖,云海一片,我自独傲山巅!这种震撼和感受,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会知道,不对,理解这种感觉,还要有一种包容和善感的情怀。
  下山时口出狂言:“不久我会再来!”没有想到,这一别已是三十多年!或许是永远……
  下山回来的几天里,对上下台阶的那番艰难还记忆犹新,看到台阶就小腿打抖!
  这是第二次登山的记忆!难忘的记忆,只是没看到山顶的雪!
  此后自己也去过武夷山、北京的长城,丽江的玉龙雪山都留下自己努力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对山峰渐渐地显得无奈,当自己气喘吁吁地跨着楼梯的时候,明显地感到那一种热情在消退。
  第三次,第三次是在一部影片中……
  已记不得那部片子的名字,那是个假日的下午,可巧打开电视,可巧看到这部影片,于是静静地一直把它看完。
  这是一部描写美国的极顶拯救登山队员的影片,救援队中有遇难者的哥哥,几名救援队员的生命、兄妹的情谊最终战胜了艰险,遇难的妹妹得救了。
  刻不容缓的时间,每移动一步急促的呼吸,深夜的寒冷,随时可能葬身悬崖、雪崩的恐惧,满眼洁白的荒凉,刺眼的雪光,一个个队友遇难噩耗,阻挡不了缓慢而坚定的脚步,没有热情洋溢的神情,朝着心中的那个目标默默前行!
  清楚地记得,片中的一段对白:“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生命极限,能坚持下去的都将是对人的一种考验。”生命极限?是怎样的一种境界?生与死的分隔线,全部生命力的抗争。活在生命极限中的人,会知道珍惜自己一点点的生命力,或许就是这样的一点点就会拯救整个生命。
  许久,忘不了那皑皑的白雪,忘不了随时就会把自己埋葬的山上积雪。生命的极限,才是雪的极限!我向往这样的极限!
  真的,只要自己还活着,再登一次黄山的愿望,就不会消失!
  写到最后,不由地想到友人说的一句话:人不能到年老时再后悔自己的碌碌无为!人生何尝不是在登山呢?只是人攀登的境界不同!

 

Hero – Mariah Carey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阅读::157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