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个人课题”建构我们的教育实践

  引子:需要结合市第三期“个人课题”结题工作说说自己对“个人课题”的理解与体会,写下一段文字,梳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教师的教育科研的启动是从“九五”规划开始,并逐步得到教育行政管理部门,以及基层中小学、幼儿园的重视,到了“十一五”教师参与教育科研已经成为了燎原之势。我们的感受是:以学校单位的集体课题推动了学校教师的教育科研行为,推进了学校的特色建设。对于教师的教育科研行为许多专家也给了许多积极的建议,鼓励我们专家引领,鼓励我们同伴互助,鼓励我们写反思写案例。
  可是,不长的时间下来,又有了不同的声音,有的人说专家的引领是游泳池外教游泳,光摆姿势,没实用,有的人说,同伴的互助其实就是一盘萝卜烧萝卜,结果还是萝卜,有的人说朱永新当年关于写十年教育随笔的“教育成功保险公司”仅仅是一个噱头。

科研,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在信大附小的讲话

  这是电脑中保存的教师教科研考核的资料,这些资料曾经作为工作的记录被记载,曾经作为教育教学故事或者案例,被感性的、理性的目光注视过,今天再次阅读的时候,我们是为了寻找一些东西,也是为了语言形式之外的一些东西,关于教育的智慧,关于教育的精神。这里面存在着许多我们想知道的一些东西。
  A、我们面对的问题在哪里?
  一、我们已经知道的。
  科研大家已经很熟悉,不仅仅作为这个名字,有他人的研究活动,有我们曾经的和正在进行着的实践行为。
  我们已经知道教学反思是怎么回事,不管是记成功之举、“败笔”之处、教学机智、学生见解、再教设计,我们了解这样的写作方式。我们已经知道教学案例是怎么回事,南京市教科所所长刘永和所长认为:案例要“对问题的研究”,案例要典型,要有故事。通过三期个人课题的尝试,我们知道了个人的课题是怎么回事,在体现独特性、灵活性、实践性、实用性中,课题进行申报,立项,结题。我们不仅仅熟悉这些居于文字的东西是如何产生的,更主要的是我们已经熟悉了一种程序,写反思参加学校的教科研考核,写案例与论文参加评选。我们正在经历着这样的过程。如果还有什么要表达的话,我们存在着下面的现象呢?

2009第四期市级”个人课题”申报的一组数据解读

  2009年第四期市级“个人课题”申报工作结束了,各校申报的课题已经全班上报,没有进行筛选,私底下还是抱着普遍撒网,求得能够有好的收获。
  看到收到的236项课题,心里喜忧参半,有些学校课题数量遥遥领先,有些仅仅是可怜的1、2个,这里肯定有问题,自己按学校进行了统计,看看这一组数据。
  1、领导重视。学校领导重视的,积极推进的,个人课题工作就有较好的工作氛围。这里,南化二中与南化四小就是这样的例子。相反,领导不重视的,课题申报数量就会大幅下降。在数据中就有这样的例子。
  2、稳步推进。随着个人课题的积极宣传,组织,各个学校已经把它列入常规性的工作。不少学校基本稳定在10多项这样的数量。这是一个好的工作状态。

学科教研网站建立的简要辅导说明

  一、学科教研网站可以实现哪些功能。
  1、它是一个独立的网站,与信息网发表文章的方式大体相同。
  2、它可以根据需要建立多级的栏目,使学科资料根据不同性质与需要分类清楚。便于老师们的检索与查找。

学校教科研骨干团队的建设的思考


  引子:2009年9月4日下午的区教科室主任会议大家围绕学校科研骨干团队建设的问题进行了交流,这是会议前写的一些自己在科研团队建设中的理解和想法。

  学校的教育科研不是学校校长与教科室主任的单兵作战, 几个人的参与不是学校教科研的目的,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教育科研。如果一所学校在发展中取得了什么成绩的话,学校必然会有一批热心教育教学研究的老师,这些老师通过参与科研活动获得了显著的进步,并且通过这样的进步促进了学校与学生的发展。
  这的局面,我们可以从信大附小、扬子四小、扬子一中教师发展可以得到印证,这应该是学校教育科研工作期待出现的局面。
  但是,我们需要注意到,随着个人课题的实施,学校规划课题研究的普及,校本研修工作的逐步完善,有了很多形式的教师发展群体:师徒结对、青年教师发展中心、教师发展俱乐部、教师成长学校等等,这些群体表明学校的领导是重视这项工作的。但是,教师参与教育科研的现状是什么?行政要求下参与,研究方向的自由,教科室粗放式的管理,教师研究行为的自由。这种自由的结果是研究组织的松散,研究行为飘浮,成果缺乏针对性与实效性。

教育科研,有多少经历可以重来?

  科学的意义在于它的可重复性,对相关因素的把握以及无关因素的控制,决定了我们对事物发展的可预测性。因此,有了科学的推论,有了对教育事件的科学判断。
  教育理论的探索,一直在寻找这种可重复性,可预见性,不管是华生在巴甫洛夫条件反向实验的影响下,提出的刺激反应学习,还是发展到现在的建构主义,都在告诉我们,教育的科学性应该站在教育的实际环境中来研究,来思考。
  一直在思考教师的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