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智慧——聆听李政涛教授的报告

  引子:在整理自己的文档的时候,看到这篇已经放了多年的草稿,现在读来,依旧有感触,趁着空闲,集中一下自己的思路,把它写完。

  11月2日下午,有幸到晓庄学院聆听了来自华东师大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的李政涛博士的报告,他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阐述了《当代课堂教学的反思和评价——基于“生命自觉”的“教师实践智慧”》这个话题。

跟随余秋雨的脚步,走出教育的哀伤

  引子:语文教师应该是文化的前排听众,能够清晰感受到文化给人类带来的脉动,也应该能够回头看到整个会场观众的侧耳聆听的神情,就是这种“最前”与“最近”,赋予语文教师很多文化、精神传递的神圣使命。

面对理想,教育还有多长的路要走?

  渐渐地我们不太愿意触及自己的教育理想,倒不是因为我们不愿意去憧憬美好的教育未来,只是因为面对目前教育中的许多自己的“不能够”,我们渐渐地失去了憧憬未来的勇气,久而久之我们也渐渐地失去了品味美好教育状态的能力,……

这一切,谁又在意,谁又会在意!

  再次阅读网站中的那篇《爱的痛了,痛得哭了》的文字,细细地让那一幕在眼前重演,那一幕再次在眼前浮现:流泪,哭泣,询问,再流泪,再哭泣……一对母女泪眼相对。
  如果不是作者那天的那个经历,如果不是作者的表达,如果不是教育在线,我们如何知道世界的那个角落里有如此让人心痛的两个人。

面对教育我们怀有怎样的情怀——读《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

  《我们热爱什么样的教育》是浙江教育报刊总社《教育信息报》副主编,兼《教师周刊》主编吴志翔的作品,以《教育信息报》“塞林说新闻”为基础,结集而成,作者感觉自己就像衔泥筑巢的燕子一般,用一篇一篇看似零打碎敲的小文章,编织着一个关于教育的梦想。
  说到教育文章的写作,作者感觉“这几年以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文章越写越觉得艰苦了。其中一个原因是,无论教育新闻怎么花样翻新,我所秉承的价值观是不可能变来变去的,再多的新闻,可以阐发并且值得发挥的理念内核就那么多。而重复地表达同一个意思,老实说也真的令人生厌。”“与教育有关的许多事,恰恰又是很难做简单的判断的。批评教育太容易,发发牢骚没意义,但要解决问题,则解决之道常常‘溢出’教育。言论化的时代,谁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我发现大伙儿不惮于用一种最激烈的态度来表达主张,似乎只要如何如何,则情况就会变得如何如何。我真羡慕他们这种建立在单一维度价值判断之上的果敢。就我自己来说,想的越多,想得越周到,下笔就越踌躇。当然,几乎任何深刻的思想,都存在内在的悖谬性。

冷静面对我们的教育变革——读《教育变革的新意义》

  《教育变革的新意义》为美国教育学者迈克·福兰所著。这本书为我们介绍了教育变革的如何发生的详细图景,具体讨论了教育变革的历史,变革的主观现实性以及变革的动力,为成功的或不成功的改革过程提供了关键的内在视角。其次,是对地方层面的变革的论述,讨论了在学校和学区层面不同职位上人们的角色问题。作者通过分析关键参与者即教师与校长的角色以及他们之间的组织关系,检视了学校之中的变革,最后,这部专著讨论转向区域和国家层面,评估了政府机构的作用的两难问题并为政府行动提供了一些行动指南,讨论了学校中个体的教育和专业发展的问题。最后,基于教育变革的未来发展趋势和展望,反思了变革中的问题。
  迈克·福兰还提出他的变革的6个秘密,2001年他发现了5个彼此紧密且与组织成功联系在一起的主题:道德目标、理解变革、关系、知识运用和一致性。

课题研究让老师们收获了什么?——征文

  ——课题研究对教师科研素养影响的思考
  引子:在师陶杯征文网上上传关闭的一个小时前,最后完成了自己的论文。为了它几易其稿,挑灯夜战,也说不清为了什么,一张证书?好像不是,想来还是对一种东西完美状态的追求,对过去美好的那些东西的回忆吧。一直认为,写作,也是一种寻找自己灵魂的很好方式。不想丢弃了这样的方式,或许是不想丢弃了自己的灵魂。

  【内容摘要】
  随着教育科研在学校的推广,越来越多的教师积极关注自身教育教学中的问题解决,并参与到各级各类课题研究中来。作为一线教师,在文献资料的占有、研究方法的熟悉、研究过程中的资源配备都不尽善尽美的情况下,课题研究的参与让老师们收获了什么?我们如何客观地评价教师参与课题研究的效果呢?
  我们认为,在课题研究中,通过明确研究行为目的,培养设计研究行为路线与要求的能力,培养老师们建构研究行为模式的能力。通过教师行为的教育含义的理解及个性化教育的应对能力的培养,培养了老师们发现行为和现象之间的相关性的能力。通过亲历现象发生的研究场景、研究精神的熏陶,老师们获得丰富的研究体验与积淀。

  【关键词】
  研究行为 研究现象 研究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