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el Kyrkjebo -经典名曲《should it matter》

  Sissel Kyrkjebo, 1969年出生于挪威,4岁时就参加儿童合唱团,并开始在挪威电视台露面。从16岁出第一张唱片开始至今,已是北欧斯堪地那维亚地区家喻户晓的音乐天后,在家乡挪威450万人口中,她的5张唱片销售累计超过200万张。
  她的声线空灵、清澈而唯美。 天籁般的嗓音,神秘的北欧气质,优美的旋律,炽热并浓挚地吟唱着关于爱情与生命的点滴,一瞬间里就会让你怀想起那些甜蜜和浪漫的章节来……她的音乐融合古典、福音、爵士与流行。当这清亮却不乏柔情的声音渐渐盛满小小房间的时候,似乎那掀起帘角的微风都带着属于大海的咸腥潮湿的气息……
  1994年在挪威举办的冬季奥运开场仪式,即由她演唱开幕曲”FIREINYOURHEART”,令多少人激情荡漾,热血沸腾。她以母语演唱,同时夹杂英语拉丁语,风格酷似爱尔兰灵妙女声Enya。
  90年代中的两张CD《Innerst I Sjelen》和《Deep Within My Soul》,使一部分听众成为其忠实的乐迷。同时也以曼妙的声音出现在James Horner所创作巨冲击性的电影《Titanic》的原声大碟中,足以证明她重要的地位。1997与说唱歌手Warren G合作,以非寻常的hip hop和古典篇曲,录制Mercury/Def Jam,当时在欧洲也红极一时。1999年,她曾用她的全名Sissel Kyrkjebo为Polygram录制《Gift of Love》。她曾于挪威的诺贝尔颁奖典礼上表演。与Josh Groban 合唱The Prayer,以及在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面前演唱,还有跟其它知名巨星共同表演,例如Celine Dion、Sting、法国巨星Charles Aznavour等,此外,她还与著名男高音Jose Carreras(卡列拉斯)同共在丹麦女王座前合唱。与全球驰名男高音Placido Domingo(多哥明)也有合作的经验,还参与过维也纳传统的圣诞节演唱会,当时收看转播的欧洲观众估许达数百万人,令她广为人知。更曾灌录卖座电影「铁达尼号」Titanic的原声大碟,演唱片中所有没有歌词的Vocal.

Home – Michael Buble

  Michael Buble如丝绒般柔滑的男中音吟唱着”I wanna go home/I’ve got to go home/Let me go home”,伤感而温暖。
  这首《Home》是Michael Buble于04年推出的专辑《It’s time》中的一首曲子,该曲旋律舒缓优美,Michael Buble独具韵味男中音的完美演绎,透出淡淡的伤感与孤独以及在外漂泊后对回家的极度渴望,轻轻的触动了人内心最温柔的角落,令人感动。

  歌词及欣赏:
  Another summer day
  Has come and gone away
  In Paris or Rome…
  But I wanna go home

一座城市•两个世界的距离[转]

  悠然留下的引子:经常浏览一些摄影的作品,这些生活影像一旦通过一双神奇的手升华为艺术之后,我们透过这些或熟悉的,或陌生的画面,能够重新发现生活的意义,能够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感受这个世界给与我们的感动。更多的时候,它们让我们降低视角,开始注意身边的细节,一草一木,一人一景。
  这个中午,转载了太平洋摄影博客里的这位摄影者(老李非刀)的作品《一座城市,两个世界的距离》,慢慢地看,慢慢地聆听,让我们和这个城市好像在拉近,又好像在走远。

你是我的一切 You Are My Everything

  Lexington Bridge 德国环球07年强力打造的男子组合。
  5位成员分别来自不同国家,有美国,英国,荷兰等等。
  他们是Nye, Rob, Dax, Jerome还有Ephraim。
  这5个年龄都相当年轻的男生实力不容忽视,显然他们的代名词不能仅仅用Teen-Pop来形容了。
  他们的风格融合了Street-Urban-Pop,还有Hip-Hop以及R&B,Dance等超多元素。

一曲很有感觉的童声歌曲 Declan Galbraith – Tell Me Why

  Declan Galbraith是居住在英国肯特郡的爱尔兰男孩,5年前,在许多方面他是一个普通的 10 岁的男孩,喜欢电脑游戏,游泳和足球。他和他的父母和六岁妹妹住,堂兄弟姊妹是他最好的朋友。
  但是 Declan 不只是一个普通的10岁男孩。小时候,Declan Galbraith和他的祖父度过。 祖父是音乐家。 和爱尔兰的民谣乐团演奏传统的爱尔兰音乐,他们到处在酒吧和俱乐部等地方演唱,Declan 与祖父乐团搭配并学习演唱。在他的祖父去逝之后,他继承了祖父的演唱事业。
  Link To Declan Fan Site : Declanonline
  有人说这是:“在黑暗中穿行的高亢而又凄迷的童声”。你以为呢?在某个周末的清晨,打开窗帘,让阳光直直的射进来,耳边回响起这个声音。一切:明亮的,轻柔的,感恩的……

さよならは言わないで(请不要说再见) —中村由利子

  本名吉田亚纪子的KOKIA,两岁开始玩小提琴与钢琴,从小就是音乐奇才,高中与大学专攻声乐,1998年步入乐坛之后,她的歌声让“月之海”的河村隆一惊为天人,将她收在门下担任RKS计画中的女主唱,成为河村隆一的得意门生。
  KOKIA出过七张专辑,两年前梁咏琪所拍摄的化妆品广告,曾以她的歌曲为背景音乐,同时郑秀文也翻唱过她的歌曲“感谢”,从此让大家见识到了KOKIA的气质美声。KOKIA的歌声有着浓浓的爱尔兰风味,所以有人说她是日本的恩雅,也有人说她是中岛美雪的接班人,其实,KOKIA就是KOKIA,她的歌声多了一点入世的生命力,她的音乐则多了一点游戏人间的味道。从爱尔兰的居尔特音乐、古典、世界、民谣音乐、歌剧,KOKIA总是能巧妙的将其融合,她的音乐总难定位,有时像个吟游女诗人,声声慢的唱出深远的意境;有时像个音乐小顽童,以一颗颗充满生命能量的跳动音符,挑逗听者的感官;有时又像个神秘主义大师,以迷离的乐章作为心灵治疗的处方

陈悦 《追风的女儿》

  《追风的女儿》是陈悦经典的箫笛之作。第一次听到它时,我信了一句话:音乐,会在一瞬间洞开人的灵魂,更何况是用箫吹奏的乐曲。
  在所有的乐器中,一直对箫怀有敬意,总以为箫是最具灵性的,它与露水、与月光、与山谷、与幽暗、与惆怅连得很近。这首《追风的女儿》,恰恰把这几方面都天衣无缝的糅合在了一起。整首曲子听上去便不像是吹出来的,而像是从灵魂深处长出来的。那声音,曲径通幽,如月下的藤蔓,伸了软软的触须,向着更高更远处攀援了去,目光不及…灵魂这时便像蜿蜒的小蛇,顺着月光的藤蔓,向着更渺茫的夜空爬行。那夜空里有什么?茫茫复茫茫的,是流不尽的心事,泊不完的思念…

追风的女儿 – 陈悦

Scarborough Fair(斯卡布罗集市)毕业生

《Scarborough Fair》是美国六十年代最受大学生欢迎的电影、1968年奥斯卡获奖片《毕业生》(达斯汀•霍夫曼主演,其成名作)中的主题曲,原唱歌手:Paul Simon (保罗•西蒙)和Art Garfunkel(加芬克尔),作词:Paul Simon – Art Garfunkel,作曲:Paul Simon – Art Garfunke。片中的另一首歌曲《寂静之声》也很出名,想大家也是听过的。

Scarborough Fair – Sarah Brightman

shape of my heart (心的形状)

  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影片讲的是一个孤独杀手与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之间发生的微妙感情,亦师亦患难见真情从此相依为命。外冷内热的杀手Leon,面对目标时心狠手辣是冷血性格,日常生活却爱喝牛奶种盆栽,冷面杀手现纯真性情,甚至最後为救小女孩而断送性命,侠义之情表露无遗。曲终人散,一曲《shape of my heart》把影片演绎得淋漓尽致。
  戴着墨镜的里昂遇见将头靠在楼道冰冷护栏上的玛蒂达,邻家的12岁女孩,深恨着虐待她的父亲、继母和姐姐,然而象母亲般爱自己的小弟弟。柔弱、孤独、倔强、任性,有着天使面孔和冷漠的眼睛。而里昂,一个40岁的意大利杀手,恪守着不杀女人和孩子的行规,是纽约这个大都市里的异乡人。他是沉默的、冷酷的、聪明的,同时也是简单的、淳朴的、天真的,将钱全部交给自己的意大利朋友,因为不识字不会填银行的表格。习惯坐在沙发上睡觉,每次买两盒牛奶,深爱着象他一样无根的兰花,仔细擦拭每一片叶子,清晨把它放在窗外晒太阳,傍晚再搬进来。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会独自坐在空荡荡的电影院里认真地盯着银幕看,孩子般欢喜地咧着嘴傻笑。 这样的两个人,竟然相爱了。
  40岁的杀手和12岁的边缘少女,两颗孤寂冰冷的灵魂,只要一点点真诚的关怀和温暖,就会迅速地融化贴近。然后就这么不管不顾的,将自己未来的命运完完全全地放在了对方的手心。 生活却总是戏剧化的折磨着人们的心,本以为他们的爱情能如栀子花开,本以为最后的激战中能峰回路转,重燃希望,聪明的里昂假扮受伤的警员混出重围,一步步走向门口不远的光明。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里,却轻轻阖上了沉静的眼睛。

Craigie Hill (克雷吉山) 感动了整个爱尔兰

Cara Dillon一首美丽的《Craigie Hill》(克雷吉山),据说感动了整个爱尔兰。

It being in the springtime and the small birds they were singing
Down by yon shady arbour I carelessly did stray
The thrushes they were warbling, the violets they were charming
To view fond lovers talking, a while I did delay
那个鸟儿欢跃的春季
沿着绿荫下的凉亭,我迷失了方向
娇媚的紫罗兰引来画眉清吟

一叶知秋

  周日中午,贝贝上完课,风已经开始呼呼地吹了,贝贝在寒风中抖抖索索地上了车,直呼:”爸爸快走,冻死了。”出了校门,满地的梧桐树的落叶,随着风,打着旋,飞舞着。身边疾驰而过的汽车,卷起了路边一堆堆巴掌大的的叶子,追逐着,奔跑着,零零落落地丢了一地,颇为壮观。
  晚饭后,吸取了去年的惨痛教训,忙着把阳台的花花草草的大盆小盆搬进客厅,把一盆前日别人送来的吊兰换了盆,用沙土填上,应该不会影响它来年春天里的发芽长叶吧。
  今天中午,抬头看看格外纯净的蓝天,白云,阳光,寒风中不敢逗留太久,热好了饭,回到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