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图与音乐

吟唱音乐—轻轻地敲开通往你心底的门扉

 

  轻轻地敲开通往你心底的门扉。
  没有歌词的演唱技巧,抑扬顿挫、格律分明……
  吟唱有种特别的声音表情和质地,
  很柔媚、很感性、也很优雅,像一个透蓝深遂的梦境。
  心灵需求与音乐合而为一,
  唯美放送灵魂美声。轻声低吟,陶醉入骨!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过往的青春《想把我唱给你听》

  【引子】:听到一首歌,回想过往的青春。
  吉他弹唱,敞开的衬衫和飘动的长发是那个年代青春叛逆的印迹。我们“像每个恋爱的孩子一样,在大街上, 在琴弦上,寂寞成长……”一把青涩的嗓音, 一些纸片上涂涂抹抹的诗句,一些似有若无的誓言,年少的我们不懂得珍惜那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光,任它在岁月里静静流淌…
想把我唱给你听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刘若英与陈升同唱《为爱痴狂》

  刘若英出道15年已获得了173个大奖,被称为“最多奖”艺人。然而,这位美丽与才华并举的女子36岁了却还孑然一身。殊不知,刘若英不是不爱,只是爱得太痴,15年来,她一直深爱着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

  他称她为芬芳的“奶茶”
  1970年,刘若英出生在台北一个非常富有的家族。高中毕业后她赴美国修读声乐和钢琴演奏,并取得古典音乐的学士学位。
  1991年,一个好友介绍刘若英认识了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陈升。陈升认定出水芙蓉般清纯的刘若英是个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请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这年3月,刘若英来到陈升的新园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陈升。
  其实,陈升也喜欢刘若英。每天下午的午间茶点陈升总是点奶茶,大家很好奇:“陈升,你怎么这么喜欢奶茶?”陈升笑着说:“因为奶茶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陈升又看着刘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虽然不算标准美女,但就像杯温暖的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
  然而,除了对刘若英的赏识和怜爱,陈升似乎没有更多的举动,而刘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陈升表白心迹。对于一个2l岁的少女来说,刘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残酷的,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31岁的陈升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了。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桃色蛋白质》刘若英陈升访谈


  引子:听过刘若英,一个叫奶茶的艺人,在《读者》杂志中读到她的文字,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子。听过陈升,仅因为他的名字与刘若英联系在一起。临晚时分,无眠,在PJBLOG论坛闲逛,看到一个叫“深呼吸”的博客,吸引,看着这样一段视频,打开,慢慢地看完,有感觉,于是转载。一个艺人是怎样地对待自己的唱片,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的牵挂,一个人是如何以离开表达自己无法割舍的爱恋,一个人如何淡然地对待生活,一个人如何对待自己的职业。慢慢地看,很多的感受。尤其是那一段关于风筝的对白,让人流泪,在心底!

【网摘】:
  这期节目其实是给刘若英的,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他们多年师徒,且很久没见。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回。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
  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特效短片,感人故事。《建造者》

耐心看完,非常感人。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影像

  美食,影像,记忆。关于鸡翅与鸡翼的故事。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默默地,在听《听寂寞在唱歌》

  引子:以《叶子》这首歌走红的台湾“疗伤歌手”阿桑,病于4月6日早上8点半病逝于台北新店慈济医院,年仅34岁。生命如此脆弱,只听得阿桑一个人在寂寞中唱歌

  未来还有多久,是不是无辜,是不是错误,是不是伤害,是不是问题,这,是不是我们心头的结扣。我,不知道,茫然地伫立在窗口,对面有灯光,天好高,黑暗中,找不到月光。
  我理不出,久久地想,渐渐地风凉了,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想,安静地站着,仅仅是站着。该抽出的线头在哪里,哪里已经打了死结,是不是可以拉动其中的一根,是不是可以抽出其中的一根,有痛楚,在蔓延。
  天黑了,那些你的,我的,安静的,幸福的,失落的,期待的,热烈的,愧疚的,善良的,怜惜的,纠缠在一起,放在我们的手边,放在每一个日子,每一个夜晚我们经过的地方,让我们的生活分割为一半和另外的一半。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图与音乐

一位失去爱子的北川宣传部副部长绝笔—《很多假如》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哥哥,请您担当起照顾父母的重任,我来到这个世间,本就是来体会苦难,承受苦难的。要不,我们怎么能以孪生兄弟的面目出现。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妻子,请你不要悲伤,抑郁,是我这三十年来,最亲近的朋友,抑郁带走了我,也就带走了所有的悲伤。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爸爸,请您不要哭泣,我真的活得太难了,人生为什么总是充满苦难,充满艰辛,充满离愁…………
  假如,某一天,我死了,妈妈,请您不要难过,短短三十年,我体会到了您对我的爱,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照,但是,我实在觉得活着太痛苦了,请您让我休息吧,真的,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