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给忙碌的人


望天 – 孙无忧
 

  每一天一睁眼,总是来不及看一看屋外的阳光,看一看阳光洒满每一个角落的样子,就开始计算着今天要做的和应该做的事情。起床,洗漱,催促着孩子快点穿衣,忙碌,总带着责怪,仿佛有重要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完成。当温暖的阳光洒满房间的时候,自己已早早地奔波在上班的途中了。

  每天就是这样开始!

  当西边的一抹夕阳挂在天边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体,每个人各自赶回属于自己的“巢穴”。去经营那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这就是一天的内容。每天都是这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害怕去历数自己身后的时光和足迹,时光总在奔奔走走中流逝,看到自己眼角的皱纹,那是一道道岁月的痕迹,总觉得是把自己的生命也刻在了这皱纹里头。不知道是不是会有哪一天,自己不愿再雕刻自己的时候,丢下自己岁月的刀,撒手而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忙碌中的解脱。去安逸地享乐,那时肯定会质疑:天天在这里无所事事的人,他是谁?

  每天做的事情都会有不同,但是每天都会做着相类似的事情,时间长了,觉得自己做着重复的事情。没有理由的重复,也是无奈的重复。

  时常觉得,自己的忙碌会成为一种年轮,围着一个圈子旋转的年轮,那时有一种感受渐渐地从心底浮上来:重复,或许是没有结果的重复,或许是没有认可的重复,或许是没有人与之分享的重复。真的,人生的痛苦或许莫过于此。一个人在属于自己的角落经营者自己的蓝天碧草,却很少有人去关顾,渐渐地,渐渐地,草越来越深,天空也布满了灰尘。于是,逃避的灵魂开始把自己关在门后,透过门缝看世界,看人生,看人世浮沉。时常看到,那一双由于极力地窥视而变得怪异的眼神,散布在我们的周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是不是也会躲在那门后去,用那苛求的目光看着身边的一切,可怕的是从此这种目光里只有了别人,却没有了自己。

  曾经听过一个这样的故事:一个虔诚的村子,村民们一直恪守教义,在一个不许进行娱乐活动的忌日里,一个老人实在忍受不了打高尔夫的诱惑,独自一个人跑到了球场,还好,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另一个村民看到了,跑到上帝那儿去告状,请求上帝对他实施严厉的惩罚。打球的老人开始打第一球,一杆进洞,老人欣喜万分。第二球,又是一杆进洞。这简直是奇迹!告状的村民看到了,又跑到上帝那里,再次请求给老人一个痛苦的惩罚。上帝笑了笑没有作答。打球的老人今天格外地顺利,每球一杆进洞,一个人在空旷的球场上欣喜若狂。告状的人质问上帝,怎能对老人如此宽厚。上帝回答说,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人分享他的快乐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呢。

  是的,忙碌的人时常感到不再计较与人分享的经历。不管是快乐的,还是苦涩的,因为没有时间去沉浸在那种感受里,值得做的事有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也有很多。有时自己真的不知道这种值的做得,和值得思考的,是不是有一天会随着心灵世界的改变而土崩瓦解。没有感受的生活,是不是没有了智慧,没有了活着的感觉。那会是一种木然的生活。其实,许多人都是这样……

  匆忙的时光总是走的很急,在自己不经意地时候,身边的那些孩子已一个个长成了人,高高的个子站在你面前,他们以实在的形象告诉我们流逝的忙碌岁月的具体分量。

  不管是优秀的,成功的,还是失意的,在我们经历了许多的挫折和不如愿之后,我们坚信自己不是才子佳人。我们既不聪明、博学,也不那么神圣。是呀,我们总是在舍去一些东西,家庭,孩子,亲人,温馨,虽然是依靠着一个简单的信念支撑着自己,为一份信任,为自己心里的一个心愿。

  我们学会了善待自己,在夜幕低垂的时刻,放慢自己归去的脚步,与这匆忙的世界寻找一分距离。去超市里买上自己喜爱吃的鸭头,就算是犒赏自己,倦倦地躺在床上,不去想那该做的事和必须今晚要完成的功课。一个不小心半夜里醒来,竟发现自己已睡了三个多钟头。连忙爬起,打着哈欠,迎着黎明开始自己未完成的工作。

(2003年5月17日)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嗨~~~,历史上的这一天没发表过日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