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8床

引子:躺在病床上,举着手机,用两天时间按下下面的文字。

都说世事无常,是呀,无常的才是世事,只是没料想两次住院会衔接的这么快,而且是以昏迷的方式回到医院。

先前一个星期的治疗应该是有效的,呼吸也较住院前平稳了许多,出院的时候也觉的行动已无大碍。可三天后,替我办理出院手续的老爸来送票据,提醒我喘得厉害,当时觉得自己动作急了,没太留意,当天放下手里的事情,下午还多休息了一会。第四、五天开始,妻出门前左一个叮咛,右一个嘱咐,“不要你做事情,不要你做事情,休息,休息!”第七天下午,明显感觉自己的行动受限,头晕,心跳加快的症状开始显现,犹豫再三给老爸打了电话,让他明天去医院呼吸科看看有没有病床。

晚饭没有一点食欲,勉强划了几口,告诉了妻明天去医院的事,她开始收拾东西,让我早点休息,安安两次跑到我身边来,抱着我说“爸爸加油!”。

早晨醒来,头重脚轻,坐在床头,不敢乱动。等待!老爸来了,120救护车到了,当我被七手八脚抬下楼,出了楼梯间,担架上的我只觉得眼前突然一阵炫亮,后面的事情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已经躺在医院的ICU中心,全身插了好几道管子,无法说话,无法喝水,两只手也被束缚带捆了。我无从想象当时情况的凶险,只记得主治大夫陈述病情的时候说,如果你再迟来半个小时,我们也救不了你。

ICU的白黑混乱的四天时间里,我试图仔细去分辨各种声响,以分散因呼吸插管带来的痛苦,让自己记住呼吸机的气流声,注射泵以及监控仪的警示声的不同,在这里写下来,现在想来,这些声音也已经与我现在的自责一样,并不重要了,这是一种被挫败淹没的感觉,也是我敬重屡战屡败的闫宏微老师的原因,面对这场苦斗,即使四周是黑暗一片,分不清对手在哪里,也常常茫然无措,但她身上的那种强大的求生力量,对未来坚信的力量,那种强大的自信的力量,让我们不由得期盼,期盼上帝之手能在她的额头轻点一次,让我们相信还有未来,相信还有希望。

夜深了,回想这次8天里从急诊ICU8床转到呼吸科ICU64床,再到呼吸科普通病床6床的折腾。想着在家里应该熟睡的妻儿,或许她又在熬夜加班。还有这几天来回奔波的老爸静脉曲张的腿疼痛是否加剧,爱操劳的老妈是否又一夜无眠。一切的折腾都是为了平安,一切的平安都是为了陪伴,陪着他们待岁月流逝,陪着他们不知不觉已沧海桑田。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151 次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