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U17床——总有那么多的感恩


望天
 

引子:这是在ICU的第四天。我时常被身边的人感动,特别是这几年以来,来自于关心呵护我的亲人,以及惦记我的朋友和同学、同事,还有那些遇见的善意待我的医生和护士,我无德无能,是他们常让我暗自愧疚,觉得不知该如何好好报答与善待他们。

许多事情发展的出乎意料,得之喜出望外,失之始料未及之。但我知道很多事,很多时候事情常在得失之间不经意的变换,不必恐慌,或许这就是因为年龄大了的功劳吧。

ICU已经几次进出了,少了不少对它的神秘和惧怕,虽然呼吸衰竭急性发作比较危险,但要到无药可治的终末期的程度,往往有一个过程。如果治疗的及时:气管插管,吸痰,消炎,上呼吸机,往往可以脱离危险。

回想起来,这次再次光临ICU或许仅仅因为一次洗头。

周二,天气干燥,趁着中午气温有点转高,洗了头,图省事,没有吹干湿发。

第二天,感觉有点不舒服。吞咽东西不舒服,我知道扁桃体有些发炎,嗓子痛起来。

第三天,痰多了起来,开始有点喘,安安妈,发现了,问我要不要紧。

第四天,周五,行动受限,不能脱离呼吸机了,安安妈不放心,一早请了假,劝我到医院吧。不敢硬撑,给医院呼吸科住院部的护士站打了电话,没有床位,给老爸打了电话。安安妈开始准备住院的物品。八点四十左右老爸和老弟到了,姐夫已经去了医院联系病房。不久120救护车响着警笛到了。救护医生一进门就问:又不舒服了?呵呵,连120的救护医生都认识了。

在救护人员的搀扶下跌跌撞撞下了楼,只记得对随车的护理医生说:氧气不够,难受。后面的事情,跟上次一样,都不记得了。醒来,已近十一点,我已经躺在ICU的病床上。后来听老爸说,在急诊室实施了气管插管,转到CT室拍了片,面对人满为患的ICU还是老弟找人协调到了一张空床位。

我知道,必须经历的一个轮回又开始了。

醒来后,见到了熟悉的胡医生,梅主任,摇摇手打了招呼,梅主任还热情的伸出手和我握了握,见到了能叫出我名字的护士,由于气管插管,不能出声,倒也让我免了叫不出对方姓氏的尴尬。也就微笑着摇手示意表示感谢。

每次吸痰,护士已经尽量动作放慢,可我还常是一头汗,可我知道对于支扩急性发作来说,这是一项有效的治疗措施,虽然很痛,也是很配合着治疗。三天下来,感染已经控制住。

胡医生已经替我预约了明天的呼吸科病房,希望一切顺利吧。

快过年了,还算平稳的2019就要过去了,已经看到朋友们进入年底总结,2020新年畅想的节奏了,祝福你们,我的亲人,祝福你们,我的朋友!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5 条评论

  1. 李彦玲

    老师,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想必你已经康复了吧!这阵子实在太忙,就像你曾经写到的,忙得什么都顾不了,尤其值得高兴的是我今天已完成信息技术工作室出站的所有资料,可以轻松过周末了。

  2. 李彦玲

    你好老师,上周很忙,没抽出时间看你的动态,今天上完第一节课一上QQ就看到你发的日志,焦急于你没有照顾好自己,轻松于你病情有所好转。祝老师早日康复!祝福你圣诞快乐!!2020一切顺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