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花儿可以绽放


May It Be

引子:最近在看杨绛先生的《走在人生边上》,阅读到老人家许多对生命,对死亡,对人性,对灵魂的感悟,娓娓道来,平静安详。

新年了,和朋友互致祝福,在QQ里遇到一位老同事也就多聊了几句,和他聊到自己现在憋屈的状态,这种什么也做不了,想看也看不到,封闭式的生活方式,对照他现在忙碌的生活,忽然心生羡慕和失落,那一切都不再属于自己,面对生命在无痕中流失的感觉很不好,朋友一边给我鼓励,一边安慰我,说有空的时候会来看看我。

突然间,竟然怕他有一天真的会来,因为两个人相对而坐的时候,好久不见的我们是不是还会有说不完的话,对照他的紧张忙碌,我是不是会如落魄者般倾诉自己的碌碌无为,仅存的那点自尊会不会觉得有许可怜,余下时间两个人是不是不知道可以说些什么。

除了安慰,再无其他。然后,两个人面面相觑?

二次肺移植的吴玥在央视《越战越勇》节目中说,如果让她选择是自由呼吸地活一天,还是躺在床上不能动不能自理地地活一年,她宁愿选择前者,因为那样的一天是精彩的。

生病住院的经历多了,所见所闻中负面的情绪也就多了,对于伤感纠缠的越多,沉陷在其中越难以自拔,感受的痛苦越多,这种痛苦会有一种张力,把身边的人裹挟进来。

吴玥在怎样的体验里,做出一天和一年的选择,无法真切的感受吴玥面对的病痛,感受她的义无反顾,可我知道吴玥在做选择的时候,一定会回头看看亲人企盼的眼睛,感受他们甚至愿意用自己的余生和她生命交换的期待。

我想,吴玥肯定是感受到了,可是她之所以仍旧选择短暂的一天,绝对不是单纯追求自己的生活质量,那是为了让亲人们看到自己如花绽放的快乐,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生命在一天天地凋零而痛苦!

是呀,即使风霜雨雪,也可以祈求生命之花再绽放一次,虽然不完美,虽然不再娇艳,但是依旧有芳香,没有苦涩的味道。

哈,想起来了,老同事来的时候可以和他聊聊,卫生间的淋浴水龙头坏了,我如何用两个多小时自己动手换了,让他评价一下我在淘宝上挑选的门口地垫……阳台的盆栽参差不齐,好久没有打理了,等身体状态好一点,让他看看和我一道迎接春天的花儿草儿们吧。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3 条评论

  1. sherry

    老师,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走进班级的活力青年,谢谢你的勇敢,有时候生活也会不易,但对比生命那显得微不足道,我们一直在你左右为你祈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有人回复时邮件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