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散了, 再也没有聚齐过

Yesterday Once More – Carpenters

引子:一张照片,演绎了聚散的轮回,世事难料的艰辛。

从头条里看过,昨天又在师范同学微信圈里再见,一幕毕业照拍摄的场景,青春年少的一个不少地聚齐了的一群人,快门闪过,人们三三两两地散了,留下树影婆娑,两排空荡荡的椅子,之后便是五湖四海,如何能有再次聚首?下一次重逢更待是何时?

86年师范毕业以后,全班48位同学回到了自己来的区县,大多做了老师,后来渐渐听说哪位哪位从了政,经了商,出了国,遇到的也就是能联系到几位。经几位有号召力的同学倡议,分别进行了毕业20年周年,30年周年聚会。每次争取回来相聚的也就是二三十位。

看着毕业照的老照片,想着那些再也无缘相见的老同学,模糊的记忆渐渐浮现,这20,30年的时光哪里去了,我们把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剪辑成一段,呈现在对方眼里,定格在记忆里,在那个分离的7月来临之后,我们的人生再无交集。

回想起那久别重逢的激动,那青春年少的时光哟,一下子被唤醒,在脑海中浮现,在食堂,在宿舍,在教室,在操场,在校园林荫路上,在进校门的荷花池边。曾经洒满阳光的笑颜上,已经刻上了岁月的印痕,黑了,白了,胖了,瘦了,变了样,甚至无从相认。

人生原本就是一场流水席,有迟来的,有早走的,什么时候能聚齐过,那对相聚的期盼,其实是想重温在一起的纯真时光,在沧桑的岁月里想念一下曾经美好的自己。

 

『悠然-守望角』历史上的这一天:
阅读::102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