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pty Note – Ghostly Kisses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那样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像一盏灯,不是由于它的灿烂,像一种可以施展的张力,无限地舒展,投射到自己可以触及的任何角落。也不是由于它的温暖,让靠近的人感觉到冬日里壁炉前的安详,其实更确切地说,仅有的这种温暖感受也正在一点点渗漏,却常常让自己找不到泄漏的缺口。
  最近不知何故,奶奶的身影常常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布满皱纹的笑盈盈的脸,圆圆的,就是到临终也保持了如此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地,在关于她的影像里,总有一张油灯,跳动的火苗,辉映着奶奶慈祥的面容。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让自己的生命的感觉与灯就这样联系在了一起,或者是因为它裸露在时空中没有遮挡,一旦密闭,灯的生命也就就此结束,或许是因为它总是那么摇曳,风的或急或缓总能在它的生命里找到痕迹。
  自己总是赋予自己很多的可以美好起来的理由,可是一个一个美丽的向往破碎之后,就像罩在油灯上的灯罩,轻轻地一敲,立即四分五裂,我开始失语,不知道面对世界该说什么?因为这样的局面似乎早已经意料到了。
  在晚风中静静点燃一盏灯,看着冉冉燃烧的火苗,安静的时候你可以尽情享受它生命可爱,就像你可以尽可能近地靠近它,让它散发的热量温暖你的脸,照亮你的眼睛,就像陷入迷途的人找到了出口的那双瞬间一闪的眼睛一样。可是夜里会很冷,会有风,看见随风拂动,跳动的身影,好像在痛苦中挣扎的一个人,好像随时会被风吹离了灯座,就此坠落浮尘。于是一个关于光明的话题,一个关于沉默者的话题,就此宣告结束。
  当自己深夜里剧烈地咳嗽的时候,就是那风中摇曳的油灯,渐渐地微弱。

 

阅读::128 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