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与【悠然之家】为伴三个小时

  
  今天是周日,假期即将到来的一周,上午挂了水,下午想给悠然之家做一些更新,这样的停滞估计有两三个月了,对它实在有些疏忽。或许,它就是这样,从诞生的那天开始,就注定了这样无怨无悔的和我陪伴,任由我的快乐和忧伤,它总是不言不语,只是把我赋予它的,真实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知道,它的存在,以我理解的美好的姿态,存在我的世界里。
  直到有一天,我把它放弃,直到有一天,我忘记自己,失去了感应文字的温度的能力。
  有一天?究竟在什么时候,或许,就如现在窗外大雨的天空,灰色的,却不知道阳光在什么地方。
  从中午到现在,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去了教育在线,看了人教小语论坛,到了凤凰语文,逛了榕树下,在敏思里游荡,没有太多的收获。

女儿的中考结束了

  女儿的中考结束了,考试期间本来想让她在学校吃饭的,后来她说班上还剩下了5、6位同学。于是,三天的时间,早晨送她,看着她走进考场,中午11点看着她在一群孩子中走出来,带她回家,她吃西瓜,我做饭。吃过饭,我洗碗,她看一会书,能够睡半个小时,下午她自己回来。没有接她。
  三天的时间,有点小心,听着她说着或难或容易的试卷,给她鼓励,开着在她穿袜子的时候悄悄地藏起另一只的玩笑,然后坐在我的身后,在大街小巷穿行,把她送到一个影响到她未来的地方。

女儿,加油!

  女儿的考试时间安排:
  6月16日上午9:00—11:00语文,14:00—15:40化学;
  6月17日上午9:00—11:00数学,14:00—15:40物理;
  6月18日上午9:00—11:00英语,14:00—16:00思想品德、历史。

还有20分钟

  还有20分钟5点,写下点东西就走。
  假日的单位,很空旷、安静,两点钟送女儿到学校补课,没有回家,来了单位,浪费一下单位的资源。
  本来想最后修改一下关于调查的文章,拿出优盘一看,昨天忘了转存,放弃了这件事情,晚上再做吧。

无法思想

  我又需要挖掘自己的思想,用尽自己的所有力气,每次开始写一篇长的文章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和意志集中起来,被不同的想法所包围,在这样或者那样的冲突中寻求突围的角度,挣扎着走出混沌的时刻,最后让思绪不断地流淌出来,一点点调整,让它精致。这样的过程,很痛苦。
  很多时候自己的头脑仿佛已经被清空,不知道该想些什么问题,话题仅仅是一个飘曳的影子,在大片的空白中,你无能为力,你很多东西需要建构,每当这个时候,你反而会感到自己的无知和浅薄,直到重新燃起自信,开始落笔,一句话一句话,汇成段落。
  你慢慢地找到影像被裁剪成的精致片断,浮现出的画面被定格在举手投足之间,音乐被压缩成一段简短的旋律。拼在一起,于是,你一点点开始了思考,有了思想的生命。

有点冷

  今天是星期天,女儿从今天开始休息7天,考前的自己复习。
  早晨,将近七点钟起了床,叫醒了女儿,下了楼。先去买了早点,一种不大的烧饼,因为小,烤的也透,脆脆的,咸味的,甜味的,女儿都爱吃。调转车头,去了菜场。
  周日,菜场的人很多,没有吃早饭,天气也热,没有时间给自己比较挑选,也就是顺着走,一边付钱,一边增加手中的袋子的数量,想到考试前不能太荤腻,没有买肉,挑了将近一斤的虾子。
  等我把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堆满了摩托的后备箱中,已经满头大汗。
  坐在车上,擦汗,发了一条信息,莫名的酸涩。打火,掉头,从菜场消失。

风筝


  【引子】:陈升把刘若英比作风筝,而刘若英把陈升当作拉着那根线的人。

  当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
  你可以,来找我吗,
  即使,我在云间,
  而,你在天的下面
  那么远,
  你是不是
  已经迷失了方向。

我是你的稻草人

  如果可以把与我为你写下的文字汇成一本书,那么在书的封面,我一定要画上一个可爱的稻草人,放在你的前面。
  长长短短的草束,像我刚刚打理过的刺猬般的头发,张开的双臂,那是我开心地笑着迎接你,而尽情展开的怀抱。不要在意他丑陋的面容,不要在意他傻乎乎的样子,至少他与你站在同一片土地之上,至少此刻能够,相互依靠。
  如果,把我为你写下的长长短短诗行配上一曲旋律,我一定去远离这个尘世的远方,录下那里的小鸟清唱,录下那里的小溪流淌。

你,像一个任性的孩子

  引子:看着自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摇摇头,有苦涩的味道。

  站在你的面前,
  总觉得无计可施。
  看着你,沿着孤独的边缘,
  一圈又一圈
  为自己画一弯弯优美的弧线。
  直到,你,看不到你自己。
  直到,我,弄不懂分与离的意义。

不想做

  热了饭,放在手边,不想吃,没有一点胃口。上午,一上班把教学年会征文获奖情况交给了校长,他后来布置了下个星期九龙中学课题结题的一些事情。
  魏老师到市教科所去了。一个人,带了耳机,我知道,需要做一些简单的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否则,就会一直走不出来。
  换模板,修改,调整,简单而需要细心,就在页面的一点点变化中让自己紧绷着的思绪松弛一下。

虚空


  什么是虚空。
  一切都是虚空,虚空的让你空空握着的手都觉得痛楚,为曾经的美好,为曾经认为的真实,在这迷茫之中,在忽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定义什么是真实,该如何定义什么是梦幻。
  原以为每一个早晨是真实的,因为那个时候有从黑暗中走出的阳光,可是有一天乌云告诉我,这是它操纵的游戏,是的,或许它认为是一场游戏,每一个早晨都应该是阴霾,世界原本就是从阴雨中开始的。

要出远门了

  要出远门了。
  难得的一次学习的机会,好像远了一点,在四川。
  上午把手头的几件事情处理完,现在已经十一点四十了,下午要到扬子一中,了解一下学校十一五课题结题准备的情况。
  晓庄学院的金老师昨天来了电话落实参会的情况,前天收到杜主任转交的振兴阅读活动门票,要对芮老师说抱歉了,不巧的活动安排在周五,看来来不及参加了,中午的飞机,如果去,太匆忙了。

这是一个五月的季节

  五月就这样走近了,来到了,翻开日历,一页页打开,翻过,慢慢地靠近,走过。
  是不是需要在日历的某一页,打开记忆的闸门,随着时间游走,是时间把我遗忘,还是我在时间的街道中迷失了方向,不再提起,是不是也就这样忘记。
  午后的阳光透过阳台,落在地板上,斜斜地,有着安静的颜色,有耳机中的音乐,有键盘的“嗒嗒”的声响,没有透过枝头的缝隙洒下的点点光亮,没有清清的风拂过的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