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生活的

就这样,慢慢地老去……

  一早,看到你昨晚写下的短短一句,
  就这样,慢慢地老去……

  有一点沉静中的淡淡伤感,
  有一点和岁月遥遥相对的无力。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烟花三月下扬州

  在记忆中,扬州已经去过两次,一次是在初中的时候,那时候也就是跟着老师同学后面跑得份,除了那狭长的瘦西湖,以及湖边长发般的垂柳,残留的记忆就是公园门口热闹的卖毛绒玩具的摊位了。
  另外一次,是参加工作后学校组织教师的春游,并没有太多的神秘莫测,那是一个细雨纷飞的春日,雨丝淅沥中在这个不大的城市中穿行,真切地感受着这个“最适宜居住城市”,单位集体出游吃住倒是很方便,整个行程也不疾不徐,记得雨中路边那种洗过的绿色,以及那种和风细雨中江南的温情。
  这一次去扬州,两个人已经计划了有半个多月,前一周因为工作的事情,耽搁了,待到我们成行之后,花开烂漫的景象已经过去,湖边的杨柳已经开始扬花,洁白的柳絮一团一团地在你眼前飞舞,恰如四月飞雪的景象。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心结

  她的担心,
  成为我们心头的一个结,
  像影子,俨然挥之不去
  如咒语,似乎永远走不开那个圈。

  我们变得小心翼翼,
  我们那么忐忑不安。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待到春花烂漫时~~

  病后初愈,在医院呆了将近半个月,很想出去走走,每日里打针,吊水,看着各种颜色的药水滴进自己的血管,看着病友在生命线上徘徊挣扎,不免会胡思乱想很多很多。回想起来,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在蓝天碧草中看看走走了。4月初的一个周末,在家人陪同下,背了新买的单反,去了梅花山。
  其实,这个时间去梅花山,已经过了梅花盛开的时节,转了一圈,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山前,几树梅花零零散散地散落在山坡上,并不灿烂地开着。下了山来,倒是山脚一侧的一片樱花正旺盛地绽放。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生命的式样

  我始终觉得生命是有式样的,内在的那些东西,时间久了,总会通过外在的东西表现出来。如果一个生命总是安然的,不言不语,不声不响,进入一种超然的虚无和神圣。我想,他的内心世界应该汇聚了强大的力量,一种把一切偶然、痛苦和快乐平复的力量。是的,我更愿意把心如止水的心态,理解为一种坦然,它不是一种无力的逃避,不是那种死亡的寂静。
  十多天前,从急诊室到重症监护室再到普通病房,换了两个医院,在病房待了15天。其间,看到了许多在病痛中受折磨的人,有的人是乐观的,有的人显得忧心忡忡,在生命线上挣扎的人,活着已经成为那些人的唯一希望。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新学期,新的开始……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一切仿佛慢慢地进入了轨道,在窗外的天还是微明的时候,起床,做早餐,然后匆匆赶着上班,新的学期就这样开始了。
  新学期,工作和生活都有了新的变化。魏老退休了,两个人的办公室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人,冷清了许多,我知道很多问题要靠自己拿定主意,做出决定,肩上的担子沉重了许多。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2011最后的时刻

看着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就迎来新的一年,新的期待。过去的2011已经成为往事,把所有希望放在未来!

阅读更多...
Posted in 生活的

生活 • 未来

  引子:已经好久没有写点什么了,房屋的装修是一件需要心力与体力完成的事情,当一个人的空闲时间被室内设计造型,材料与工序流程占用的时候,很难能够把自己的零星的思绪凝练出来,表达清楚。
  是的,有点忙,但是,我学会了享受这个过程,虽然没有留下什么文字,虽然装修不能尽善尽美,虽然只是简约的一些设计,这么一个在未来被我称为家的地方,回想起这段没有文字的岁月,肯定会很难忘,也会很欣慰。

  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于未来,我是恐惧的,常常觉得自己注视着自己,在病痛与孤独中挣扎,在挣扎中突然出现的某个时间,让我消失于这个世界。一旦回到现实世界,恍如在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身体是凉的,心也是木然的。那个时候,未来对于自己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