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期,新的开始……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一切仿佛慢慢地进入了轨道,在窗外的天还是微明的时候,起床,做早餐,然后匆匆赶着上班,新的学期就这样开始了。
  新学期,工作和生活都有了新的变化。魏老退休了,两个人的办公室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人,冷清了许多,我知道很多问题要靠自己拿定主意,做出决定,肩上的担子沉重了许多。

生活 • 未来

  引子:已经好久没有写点什么了,房屋的装修是一件需要心力与体力完成的事情,当一个人的空闲时间被室内设计造型,材料与工序流程占用的时候,很难能够把自己的零星的思绪凝练出来,表达清楚。
  是的,有点忙,但是,我学会了享受这个过程,虽然没有留下什么文字,虽然装修不能尽善尽美,虽然只是简约的一些设计,这么一个在未来被我称为家的地方,回想起这段没有文字的岁月,肯定会很难忘,也会很欣慰。

  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对于未来,我是恐惧的,常常觉得自己注视着自己,在病痛与孤独中挣扎,在挣扎中突然出现的某个时间,让我消失于这个世界。一旦回到现实世界,恍如在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身体是凉的,心也是木然的。那个时候,未来对于自己是没有什么意义的。

停下来,听一听……

  引子:为了美好而忙碌总是幸福的,忙过了这一阵,就好了,向往着……  

  距离长三角会议已经有15天了,其实,就这次会议的旅程来说,大多是浮光掠影的。正式会议的时间也就是一天半,不论是专家发言还是教师交流,都没有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华东师范大学的周彬教授做了一场《课堂密码:课堂教学的结构和效率》向我们传达的是贴近学生的教育观和课程观。新课程开始之后,我们始终在否定一些东西,也尝试着建构一些东西,可是这些建构的东西总是在彷徨之间被一些质疑,使得我们的教师在教育理念在左右摇摆中纠结。

秋,天高云淡

  几场秋雨之后,天转渐渐地凉了,仿佛是走下一层层台阶,转眼又是秋了,一年的秋色就这样已经靠在了眼前,宛如窗外泛白的天空,真实而平淡。我出生在这个悠闲季节,我喜欢这个季节里安静和温和。
  岁月的流逝已经不能让我悲伤,我知道我要学着把希望拢在一起,悲伤是沉甸甸的石子,放在心里会硌到自己,让自己在深夜的时候睡不着,让自己总是在伤痛下行走。

送给我18岁的学生

  6年前的孩子们高中毕业了,听到他们相约进行聚会的消息,很想去参加,算起来,这应该是自己所教的最后一届小学毕业孩子。自己后来接受一些行政管理工作,断断续续带过一两年语文课,却再也没有把所教的孩子带到小学毕业。
  现在想起来,那是一届很优秀的学生,或许是命运的安排让尽职的老师和聪慧的他们相遇了,从此,让一群人的轨迹时常汇集在一起。回想和他们在一起的日子,还宛如昨日。记得教室在先前用作学前班的一楼,教室里的光线不是很亮,常常要开着灯。因为有班主任细致的工作,班上的孩子们大都很听话,也很努力,不管是学习还是参加活动,常常都能取得优秀的成绩。

假期,过去了

  看看日期,从7月7日开始,一个多月没有在这里留下只言片语的文字,今天值班,到了单位,预感着,假期就要过去了。
  一个多月以来,头脑中一直在萦绕着关于人生的话题。尤其是在假期中听到好的,或者不好的消息,遇到好的,或者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更加觉得,人生就是这样在好与不好中辗转,以至于如果有人要问起自己的生活感受的时候,很想告诉对方,现在的生活一点一点好起来。

窗外的烟火

  今天,或许是一个吉利的日子,从落日西陲开始,就断断续续传来了鞭炮声。吃过了饭,坐在客厅的黑暗中看见对面楼群中不停地升起的一束束烟火,有艳丽的光闪过。
  其实,一堵墙,一扇窗,就可以把两个世界分割,外面是欢声笑语,里面是默然安宁。人的眼睛是很有意思的,在与客观世界之间,总是隔着什么,或者是有色的玻璃,或者是能够放大的镜子,对一些人,对一些事情,对一些时间,或者放大,或者缩小。正是因为这样的过程,才使得我们是我们自己,不是别人。

更换了站点标题……

  今天是6月1日,更换了守望角网站的副标题,撤下“命运冰冷地将一个人分裂成两个,只剩下躯体,没有灵魂……”。换上“慢慢地苏醒,把希望拢在手心,微笑着守望我们的岁月……”

生活的乐趣

  这个周末是两个大晴天,恰巧坏了的洗衣机也修好送来了。从周五晚上开始,把一些一直搁置没有清洗的冬衣,投进了洗衣机,于是阳台长长地挂了一排。
  周六,起了一个早,把床铺上的里里外外进行了清洗。稍微吃了一点后,就着洗衣机漂洗被褥的水,把房间进行了一个大扫除,忙完也就将近中午了。一个人坐在床头,迎着窗外的阳光,看着客厅的瓷砖透着水洗般的光,看着那一种说不出的清爽,就这样坐着,看着,看着……

关于女儿和音乐

  听音乐,是我们的共同爱好。有一种快乐就是我们俩交换手机中喜欢的歌曲,有一种快乐就是你把手机的耳麦一只给我,一只给你。
  我知道,你如我一样喜欢音乐,或许你如我一样喜欢在音乐中舒展自己的思绪,喜欢让音乐驱赶阴霾的天空,喜欢聆听时间在音乐中缓缓流淌的声音。

一个有钟声的城市

  每个周末早晨,远远传来附近一座钟楼上的报时钟声,让自己从梦中朦朦胧胧地醒来,于是静下来,浑厚而清晰的钟声就像涟漪一般地在四周传响,清新而悠远。
  突然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有钟声的城市,感慨自己竟然没有留意过,感慨自己竟然没有如此认真地聆听过来自这个城市的声音。

清晨,收音机——快乐的断想

  昨天,去雨花台中学参加一个培训,散会后偷了一个空,转到珠江路买了一台收音机,可以听电台,可以播放MP3,宛如一只扁扁的眼镜盒,小巧而精致的做工,银色的面板下,宝石蓝的背盖,柔和而清新。
  早晨,已经好久没有听FM97.5的节目了。一直有起床后打开收音机的习惯,倒不是很在意“975阳光倾城”中的邓煌说了什么新闻时讯,讲了什么生活小诀窍,手机中的墨迹天气早已经替代了节目中的天气预报。其实,能真切感受到的,就在那轻松愉快心态下在城市中行走的惬意,津津有味地和不同的人谈论着每天吃的是什么,看到了是什么,发生了什么,说说你熟悉的方言特色词或句子,谈谈你喜欢的零食,粽子的吃法,把你早餐吃的什么暴暴光。生活的随意一个细小的东西,那些奇奇怪怪的物件,都可以成为邓煌和大家讨论的话题。

清澈

  看着日历一页一页地翻过,努力地让自己安静下来,仿佛是帮身处闹市之中的自己过滤掉那些车水马龙的嘈杂,慢慢地合上双目,用耳朵去追逐脑海中一条小溪的流淌,在粼粼波光中看到晶莹的阳光,去挑选出风吹树叶的声响,让自己宛如树叶在风中轻盈地旋转坠落。
  其实,每一个人从降生的那一刻起,注定了未来是要在纷繁的世界中生活,注定了要接受来自不同方位的各种噪音,不管是来自于内心的,还是外在物质的,那些潜在的,明确的,隐藏的,一目了然的渴望,都在驱使着我们,让灵魂失去平衡。然后让我们在一种不平衡的状态中迷茫,放弃,抑或是执着。

印章

  师范的时候,因为某个很偶然的原因,喜欢上了篆刻,至于是什么原因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记得,买了厚厚的一本篆体字字典,星期天的时候也就常常不回家,跑到中山东路上的新华书店买石头。那时候的石头很便宜,十元钱可以买好几方。大的小的,带回来,很是好看。
  算算看,自己总共也就刻了四五十方石头吧,也有曾经有几方刻了送了人的,也仅仅限于临摹。